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经历了这么多事,三巧应该知道收敛了,他就点点头说:“你们结婚不结婚不管我屁事,但是我想知道,你们怎么安排大憨,大憨很可怜的。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长海说:“我跟三巧商量过了,准备给大憨哥一笔钱,足够他过下半辈子,现在咱毕竟有钱了嘛。再说大憨哥跟三巧gen本没有结婚证,说起*| lai |*就是si 禾厶婚,所以也谈不上离婚。放心,大憨以后还是我哥,我跟三巧会照顾他的生活。”
  张大军也没办法,看三巧的手跟长海的手拉的* na *么jin ,不用问,人家半路上已经把事儿给办了。* na *自己还说个bird(niao )啊?
  他说:“你们看着办吧,婚礼* na *天,别忘了请我喝一杯。”
  得到了大军哥的同意,长海终于拉着三巧的手笑了。
  经历了* na *么多事,长海跟三巧终于结婚了,女人堂而皇之嫁jin *了长海的家门,寂静了大半年的磨盘村终于有了喜庆的成分。
  结婚的* na *天,村里人山人海,所有的人都到长海家去帮忙,三巧穿戴一新,长海也穿着崭新的新郎装,两个人走上礼台,拜了天di ,送jin *了hole(dong )房。
  长海终于如愿以偿,不用跟三巧偷偷**了。
  新婚之夜,他把女人抱在怀里,使劲的摩挲,几乎将三巧的大润yuan *给挤爆,女人啊啊大叫,彻夜不停,欢愉的叫声在磨盘村的上空dang 漾。
  张大军,Red(* hong *)旗,还有李大壮,几个人喝的面Red(* hong *)耳赤,Red(* hong *)旗醉话连篇:“长海真没chu *息,到现在为止他还能接受三巧,真是贱骨头。”
  张大军说:“有人爱钓鱼,有人爱下棋,有人喜欢lang,命中注定的事儿,谁也没办法。”
  大军又看了看李大壮,说:“大壮哥,你也该找一个了,翠flower (hua )嫂走了以后,自己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冷被窝的zi wei 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