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但秀林也是老谋深算,他知道什么事能说,什么事不能说,有的事情能承认,有的事情不能承认。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speed(*su du*)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大军哥,我真的错了,可是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没错,我是睡了三嘎的老婆秀莲,可不是我【gou && yin】她,是* na *女人主动调戏我。计划生育罚款,她交不起,非要主动钻我被窝,我有啥办法?
  三嘎气不顺,跟秀莲打架,把自己老婆赶跑了,然后他自己跳崖,也不管我的事儿啊。”
  “* na *翠flower (hua )嫂呢?翠flower (hua )的死怎么说?”
  秀林说:“翠flower (hua )的死跟我就更没关系了,没错,翠flower (hua )也钻jin *了我的被窝,可同样是她【gou && yin】我,她想把大壮救chu **| lai |*,* na *天晚上过*| lai |*找我,我本*| lai |*是不同意的,可她就糟践自己,又是拿皮鞭在自己身上抽,又是滴蜡。这是赤果果的【gou && yin】。
  他在【gou && yin】我的时候,被他儿子如意看到了,如意还揍了我一板砖。你看,伤口还在呢。
  翠flower (hua )嫂在自己儿子面前抬不起头,觉得没脸见人,这才割腕自杀啊,跟我没关系。”
  张大军简直无语了,什么事儿经过李秀林这么一White(颜色bai )胡,就把责任推得gan gan 净净。你跟这样的无赖gen本讲不chu *什么道理。
  他说的也没错,三嘎不是李秀林推下悬崖的,翠flower (hua )嫂也死在自己的家里,临死前还握着* na *把剪刀。
  “* na *槐flower (hua )呢?槐flower (hua )的失踪怎么说?”
  秀林说:“不是我啊,不是我,槐flower (hua )的失踪我gen本不知道啊,今天才知道的。”
  张大军放开了李秀林,现在他还没找到槐flower (hua )的失踪跟李秀林有任何关系,只要自己掌握证据,跟他沾上边,再处理他也不迟。
  大军指着他的鼻子怒道:“李秀林,我知道你作恶多端,早晚会遭天谴,我先放过你,你给我听好了,一旦我掌握了证据,随时会捏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