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心里也hot(英文:hot,中文:re )乎乎的。我啥时候才能跟玉环姐还有槐flower (hua )姐一样,跟大军哥睡一条炕啊?
  这天傍晚,大雨又*| lai |*了,淅淅沥沥下了好久,有时候小,有时候大,一直没停。
  半夜十二点,咔嚓一个惊雷下*| lai |*,窗户口就闪chu *一道White(颜色bai )光,旅馆院子的一颗大树被闪电劈中,顿时被劈成了两节。好像有一只鬼手要从窗户外面shen chu **| lai |*,把香菱抓走。
  香菱在被窝里吓得“妈呀……。”一声,裹起被子就窜chu *了房间,浑身筛糠一样。
  她不由分说拉开了隔壁张大军房间的门,一头就闯了jin *去。
  大军正在chuang shang 熟睡,香菱忽悠就闪了jin **| lai |*,一头扎jin *了张大军的被窝,上去抱住了他的脖子,body(* shen | ti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di 就像风雨中的树叶。
  张大军吓了一跳,赶jin 拉亮了电灯:“香菱,你咋了,咋了?”
  香菱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哥,外面打雷,俺好怕。”
  香菱是真的害怕。小时候不这样,她胆子可大了。自从孙寡妇死了以后就开始害怕了,女孩子对死亡产生了恐惧。
  特别是* na *个猪贩子死在她家的土炕上,三个月的时间都烂透了,蛆虫乱爬,* na *时候香菱就被吓得怵了胆。
  张大军使劲掰开了香菱的手臂,女孩子赤身果体,一个劲的往他怀里拱。三分是害怕,七分是故意的。
  * na *股迷人的少女香气直chong *鼻孔,抱着香菱香(su)酉禾玉ruan (车欠)的body(* shen | ti *),张大军差点控制不住。
  张大军想翻身坐起*| lai |*,可香菱跟snake(she 虫它)一样缠住了他,不让他起。
  这可是个好机会,感谢闪电,感谢雷公,感谢老天爷,终于找到理由跟大军哥亲近了。
  大军暗暗庆幸,还好没有tuo *衣服,要不然两个人的样子就太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