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狼王的脖子上血粼粼的一片,很显然在分开的最后一刻,阿黄给了它致命的一口,狼王虽然躲开了,但是它的脖子上却被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牙齿撕裂了一块。
  狼王胆怯了,害怕了,它知道不是阿黄的对手,因为獒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生*| lai |*就是野狼的天敌,它有着比野狼更加强壮的body(* shen | ti *),更加尖利的牙齿。
  狼在一点点后退,阿黄在一步步*近,眼看就要把狼王*到悬崖的边上。
  这时候,狼王身边的几条头狼不gan 了。它们在为狼王担心,一旦狼王被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近悬崖,* na *么狼族中将再一次引*| lai |*一场争夺狼王的大战。
  几条头狼一看不好,不约而同迅速向阿黄靠拢过*| lai |*,它们分东,南,北三个方向,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状态,几乎是一起chong *阿黄攻击了过*| lai |*。
  现在的阿黄四面受敌,但是它一点也不害怕,身子猛di 一转,迅速瞅准了南边* na *条比较弱小的头狼,目标就是它,身子一摇就扑了过去。
  * na *条头狼也是强打精神在xi 口及引阿黄的注意,它没有把握接得住獒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致命一击。
  阿黄的body(* shen | ti *)飞到跟前的时候,它*头就跑,* na *里跑的tuo *。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阿黄飞身就扑到了它的后背上,张开血盆大吼,chong *着它的脖子就咬了下去,吭哧一声,四只尖利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牙深深的刺jin *了它的脖子里。
  * na *条头狼惨嚎一声滚到在di 上,阿黄的身子也从头狼的身上甩了下*| lai |*。
  这条头狼想挣扎着爬起*| lai |*,可是刚刚站起*| lai |*,眼前一晕,再次摔倒,跟喝醉酒一样。
  因为这时候它的脖子上已经血流如注,阿黄在它的脖子上分别留下了四个二寸多深的血hole(dong )。
  这四大血hole(dong )咬断的正是它脖子上的大动脉血管,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能将头狼body(* shen | ti *)里的血液抽gan ,心脏衰竭,二分钟的时间就能让它毙命,血注pen( 口贲)薄而chu *,很快就另它晕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