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李拥军说:“你放心,我会拉着你的手永远不松开,一起开black(hei )门,一起踏深渊,一起走夜路,一起过奈何桥,一起饮孟婆汤。谁欺负你,我就欺负他,这辈子咱是夫妻,死了也不会分开,大军哥会把咱们埋到一块……”
  “李拥军,你真好……你下辈子会不会忘了俺?”
  李拥军说:“不会,我下辈子还会记得你,如果下辈子你看到一个男人无缘无故看着你笑,并且过*| lai |*拉你的手,* na *个人就是我。”
  “李拥军,* na *你就不要喝孟婆汤,我也不喝,听说喝了孟婆汤,就谁也不认识谁了。”
  李拥军说:“好,我不喝,咱俩都不喝,下辈子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
  桃flower (hua )pa(足八)在男人的怀里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哭完了又笑。两个人笑一阵哭一阵。
  然后相互** fu ***,相互拥抱,相互jin *入,最后黏在一起。
  两人相互拥有了对方,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死不死没有什么分别。
  桃flower (hua )跟李拥军等啊等,一直想死,可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hot(英文:hot,中文:re )病就是不*| lai |*。他们不但没有病死,反而越活越健康,桃flower (hua )的脸上还泛chu *了Red(* hong *)光。
  年底腊月的时候,张大军跟邢先生去看他们,见到李拥军跟桃flower (hua )以后大吃一惊,邢先生缕着胡子半天没说话,为啥hot(英文:hot,中文:re )病对他们两个就构不成威胁呢?
  张大军感叹一声说:“这是爱情的力量。”
  跟桃flower (hua )和李拥军比起*| lai |*,春娥没有* na *么幸运了。
  春娥一直在苦苦支撑,让她活下去的勇气是两个没成年的儿女。
  春娥跟江海活着的时候生过一对儿女,儿子六岁,女儿才五岁。
  春娥患hot(英文:hot,中文:re )病住jin *了大队部,江海一年前就死了,家里只剩下了年迈的婆婆,老人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苦苦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