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桃flower (hua )虽然在挣扎,可两只手却没有力气。
  “你喊吧,你喊破hou long俺也不在乎,反正你生是俺的人,死是俺的鬼,这辈子俺跟定你了。”
  桃flower (hua )只是在吓唬他,没有真的喊人,第一是害羞,再一个,她真的开始喜欢李拥军了,只是她不想害他。
  李拥军不顾女人的挣扎,一下就把桃flower (hua )的衣服扣子(jie kai)了,一只手已经探jin *了桃flower (hua )的衣服,将女人的一只子玩弄于股掌之间,使劲的roucuo。
  桃flower (hua )刚要**,忽然,李拥军就将自己的嘴巴堵住了她的嘴巴,“桃flower (hua ),没有你,俺也不活了,俺生不如死,就让俺跟你一起死吧。咱这辈子做不成夫妻,死了到* na *边也要跟你做夫妻,这辈子俺非你不娶。”
  李拥军的话是**,也是呢喃,一直甜到了桃flower (hua )的心扉里。
  她的心彻底醉迷了,眼泪哗哗流chu *,使劲抱住了李拥军,在男人的脸蛋上撕扯起*| lai |*:“李拥军,你咬死俺吧,撕碎俺吧……”
  男人抱着女人,女人裹着男人,一男一女在土炕上翻滚,撕咬,互扑,就像一对狮子在打架。一条土炕被撞得扑通扑通响,好像发生了di 震。
  李拥军使劲把桃flower (hua )按在body(* shen | xia *),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用牙齿叼开了桃flower (hua )的扣子,女人的* na *一对就果露过*| lai |*,他把脑袋埋jin *了女人深深的Ru(gou)里,反复品尝反复* tian * 舌忝 *舐,拼命di 咗砸。
  桃flower (hua )尽情享受着李拥军带给自己的快乐,Red(* hong *)旗离开以后,桃flower (hua )已经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了整整一年的冷被窝。最后一次跟男人接触还是一年前的工di 上,pa(足八)在他身上的* na *个人也是李拥军。
  当然,* na *一次是Red(* hong *)旗让李拥军这样做的,Red(* hong *)旗就是为了成全他们两个。
  这一次是李拥军主动的,他再也无法忍耐对桃flower (hua )的思念,再也无法忍耐* na *种sheng li 上的焦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