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这段感情就像磨盘山的四灾一劫* na *样,将两个人的心彻底的击毁,Red(* hong *)旗*迫她背叛了他。已经远远把她推开。
  天亮以后桃flower (hua )坐了起*| lai |*,收拾了行李,她准备返回磨盘山,好好疗伤,** fu **平内心的伤痛。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走遍整个K市,还是磨盘山最好,外面的是人是邪恶的,也是罪恶的,磨盘山的人永远也跟他们融不到一起。
  第二天桃flower (hua )就离开了工di ,踏上的回到磨盘山的归路。李拥军赶到的时候桃flower (hua )已经离开,* na *间小屋被收拾得一尘不染。
  他追着山路跑chu *去老远老远也没有看到桃flower (hua )的身影。
  李拥军知道桃flower (hua )已经回了磨盘山,他就返回了* na *间小屋,同样收拾了行李,准备踏上归途。
  桃flower (hua )离开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分钱,不能坐车她就步行,500里的路整整走了七八天。
  她身上的军大衣越*| lai |*越破旧,脸上也脏兮兮的,最后实在饿的不行,就跑jin *野di 里刨几个人家摘剩下的野番薯吃。
  冬天的土di *ying *邦邦的,她就用石头敲破di 皮寻找吃的,渴了就喝几口shui *,她一步一步向着磨盘山靠拢,等赶到山口的时候,已经饿得没有一丝力气了。
  桃flower (hua )是个有志气的女人,宁可讨饭,也不会偷人家的东西*| lai |*吃。现在不偷不行了,人在极度饥饿的时候,尊严会变得一文不值。
  终于,一辆公交车停住,一个年轻人从车上跳了下*| lai |*,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 na *行李包里露chu *了几gen黄黄的香蕉,桃flower (hua )没看清楚* na *个人的脸庞,她已经饿得眼flower (hua ),只看到了香蕉。
  她就扑上去,夺过* na *人的行李包,把香蕉抓chu **| lai |*连皮吞咽了下去,噎得直翻White(颜色bai )眼,直到* na *人喊她一声三妹以后,她才看明White(颜色bai )原*| lai |*是姐夫张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