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他把女人jin jin 纳在怀里,仿佛要将她撕扯rou碎,*她的pi *gu *,还在她的一对上ken **| lai |*ken *去,用牙齿咬,桃flower (hua )嚎叫着,挣扎着,最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嘤嘤哭泣。泪shui *模糊了视线。
  男人在她xiong 脯上ken *了一阵子以后,目标xiang ↓(),ken *她的肚子,桃flower (hua )甚至感到了一股麻(su)酉禾(su)酉禾的感觉。
  但是她心里害怕,只是喊着:“不要啊,不要啊……”
  男人将女人body(* quan | shen *)的肌肤吻一遍以后,三两下就波光了自己的衣服,他皮包骨头,gengen肋骨就像磨盘山的山梁一样条条爆起,他的身上也枯如树皮,好像一gentuo *了shui *的甘蔗。
  桃flower (hua )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惨叫的更厉害了。
  她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只能任凭男人在她的身上驰骋,眼泪顺着脸颊淌成了小溪。
  * na *男人在她的身上纵横了半个小时,然后像一滩烂泥倒在了桃flower (hua )的身边。
  一切恢复了平静,桃flower(flower (hua ))里思绪万千,她想到了逃走。
  刚刚爬起*| lai |*,* na *男人也跟着起*| lai |*了,大喝一声:“gan 啥?”
  这时候桃flower (hua )才发现,男人在她的脚脖子上绑了一gen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套在男人的手腕上,她这边一动,* na *边就感应到了。
  男人一看桃flower (hua )想逃走,上去就是一巴掌,***踢了她一脚,女人一声惨叫再次扑倒在被窝上。
  男人发怒了,飞身扑了上去,压在了她的后背上,揪住了她的头发:“臭女人,还想跑?我让你跑,让你跑……”
  他揪着她的头发在di 上撞,di 面被撞得蹦蹦响。桃flower (hua )的脑子里混吞吞一片,很快就意识不清了。
  男人一边打一边骂,双臂箍着女人的细腰,两只手*着她,桃flower (hua )就觉得后面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