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小芳说:“谁爱看谁看,大壮……俺稀罕你,真的稀罕你,自从过七* na *次以后,俺再也忘不掉你,咱俩偷偷好吧,不如现在就*| lai |*一次,俺受不了了。”
  小芳一边说一边过*| lai |*吻李大壮的唇,亲他胡子拉碴的脸,李大壮被*到了死角。他还是挣扎:“别,小芳,我要回了,翠flower (hua )等着我开饭呢。”
  李大壮越是躲闪,小芳越是步步jin *,她等了这个男人太久太久,好不容易李大壮jin *了她的门,她怎么可能会放他走?
  小芳的手shen jin *了李大壮的衣服里,在男人的xiong 膛上** fu ***,她发现李大壮的呼xi 口及ji cu *起*| lai |*。男人的阻挡没有一点力气,反而半推半就的样子,她的胆子就越发大了起*| lai |*。
  她慢慢揭开了大壮的扣子,一步一步向里探索,女人的手泥鳅一样,划过男人的xiong 膛,穿过他的肚子,一下就溜过男人的腰带,*在了男人的* na *个di 方……
  李大壮就浑身哆嗦了一下,猛di 把小芳推开了。他把钱塞jin *了小芳的口袋里,就像一只过街的老鼠,快步溜chu *了家门扑上了大街。
  小芳被弄了个莫名其妙,她有点傻眼,恼恨自己的动作太猛烈,把男人吓跑了。
  她有点懊恼,一下靠在了门框上,深深叹了口气:“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用啊……”
  小芳在门框上靠了很久,才慢慢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返回了屋,懒得洗脸,身边没个男人洗脸给谁看?也懒得吃饭,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没有男人分享自己的成果,饭做给谁吃?
  她斜斜依靠在炕上,觉得百般无聊,这样的(曰)ri 子过着有啥意思?跟尼姑庵的尼姑有啥分别,还不如去死。
  女人还是鼓zhang (**月长**)鼓zhang (**月长**)的,酸溜溜di 痛,好像被人弄过一样。* na *种感觉就像洗澡没洗舒服一样,滑腻腻的难受。又好像被一大群蚂蚁在叮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