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再说即便有人嚎叫,楼下的serivce(中文:fu wu)生听了也不会搭理。
  这里男人跟女人开房的多了,嚎叫的也多了。你冒冒失失闯jin *去,打扰了客人的好事怎么办?
  阿黄只是撕扯了马有才的衣服,把这小子吓得不轻,并没有咬它。
  真正的獒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是不伤人的,除非得到主人的命令,阿黄也只是教训它一下。
  张大军终于喝开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让阿黄退到了一边,然后他双眼冒huo *,一步一步靠近了马有才。
  马有才这才看清楚面前的张大军,这个年轻人就像一座大山一样站立在他面前,几乎填充了半个房间,遮天蔽(曰)ri ,将透过窗户的阳光全部遮住。单单是气势就把他吓得找不到南北。
  他结结巴巴问:“你是谁?你是不是小flower (hua )的男人?大哥,你别放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我好不好?这事儿不怪我,是她,是你女人【gou && yin】我。”
  小flower (hua )怒道:“你胡扯!大军你别信他,是他欺负俺!”
  如果马有才是条汉子,坚持*ying *到底,张大军或许会放过他,可张大军偏偏见不得ruan (车欠)骨头。马有才越是求饶,张大军对他的愤恨越是加剧。
  张大军huo *山爆发了,飞起一脚踢了过去,一脚把马有才踢得从这边飞起,撞在了对面的墙上。扑通一声撞过去,马有才的肋骨几乎被大军踢断了三四gen,从墙上弹回到di 上,他就一动不动了。
  张大军怒不可解,嗖得一声从腰间拔chu *了* na *把匕首,一步跨了过去,真想一刀结果了他。
  小flower (hua )知道大军的脾气,这是个发起huo **| lai |*天不怕di 不怕的人,天下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
  她怕di di 惹huo *,赶jin 从后边抱住了大军的后腰:“大军!算了,教训他一下算了,他不是没有得逞吗?姐也没有损失什么。你别杀人,杀人是要坐牢的。你坐牢了,爹咋办?娘咋办?槐flower (hua )跟玉环咋办?还有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