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张大军跑到孙瘸子哪儿刮了胡子洗了脸,换上了一身的中山装,然后大摇大摆帮着桃flower (hua )过七去了,这身中山装曾经让他帮着三个女孩过七,第一个是玉环,第二个是槐flower (hua ),第三个是杏flower (hua )。这次帮桃flower (hua )过七,已经是第四次了。
  走jin *屋子以后,桃flower (hua )就* na *么今口 han 羞带臊坐在炕沿上,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姐夫张大军,显chu *少女特有的* na *种窘迫。
  她的心再一次慌乱起*| lai |*,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她期盼着* na *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也害怕* na *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 lai |*。
  女孩的头发很长,脸色清秀一点,人也单薄了一点,但是样子楚楚动人,眼睛不敢看姐夫一下。
  看着桃flower (hua )的身影,大军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当初他跟槐flower (hua )和杏flower (hua )过七时的情景,心里就有点发酸。
  当初的槐flower (hua )跟杏flower (hua )和现在的桃flower (hua )一样,都是* na *么默默坐在炕头上,一身的flower (hua )格子衣服,每一个姑娘都像是一朵即将怒放的flower (hua )骨朵。就等着人过*| lai |*采摘。
  槐flower (hua )的美丽,杏flower (hua )的健壮,桃flower (hua )的文静,三个女孩子显chu *了三股不同的气质,三种不一样的风格。
  张大军应该是趟过女人河的男人,经历的女人不少,可是到现在为止他仍然不懂女人。
  女人是一道难解的数学题,女人是一副绝美的图画,女人是一件完美的雕塑,女人又是一件珍藏的艺术品。千百年*| lai |*让人魂牵梦绕道不尽欢愉的女人,她们究竟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张大军喜欢女人,也呵护女人,更加珍惜女人。每一次帮女人过七,大军都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他从女人的身上找到了做人自信。
  “姐夫,你*| lai |*了?”桃flower (hua )站了起*| lai |*,很礼貌di chong *着张大军点着头。
  她还是不敢正眼瞧姐夫一下,慌乱di 就像秋雨中随风摇摆的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