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美兰走了以后,刘二赖立刻忙活起*| lai |*,烧了一大锅开shui *,跟烫猪mao *一样,洗了个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澡,整整换了三盆shui *才显chu *皮肤的本色,脚脖子上的皴跟脖子上的泥足足一烙饼后。
  洗gan 净以后,他又到村东孙瘸子哪儿理了理发,跑到隔壁的孙寡妇哪儿借了一床被窝。将褥子跟被子全部换了新的,然后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等着杏flower (hua )*| lai |*。
  晚饭以后,杏flower (hua )果然*| lai |*了,他娘美兰就在后面跟着。
  跟一个陌生的男人上炕,杏flower (hua )有点羞涩。
  虽然杏flower (hua )认识刘二赖,可gen本没说过话,再说刘二赖整整比杏flower (hua )大了十岁,人也长得苦大仇深,杏flower (hua )平时懒得搭理他。
  杏flower (hua )扭扭捏捏,脸Red(* hong *)的像紫猪肝,hands(* shuang * shou *)cuo着衣襟,刚迈jin *屋子一步,扭头就想走,被她娘美兰给堵在了门口。
  美兰说:“咋?后悔了?”
  杏flower (hua )说:“娘,他太丑了,俺没兴趣,恶心的不行。”
  美兰说:“* na *你别看他脸,他哪儿好看就看哪儿,鼻子好看,咱就看鼻子,眼睛好看,咱就看眼睛,嘴巴好看,你单看嘴巴就是了。”
  杏flower (hua )上下打量了刘二赖几眼,结果发现刘二赖浑身上下* na *个di 方看到都恶心,杏flower (hua )就捂住了嘴巴,光想吐。
  美兰说:“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你是母夜叉,他就是black(hei )李逵,你是钟无艳,他就是猛张飞,你是阴间的孟婆,他就是小鬼,你跟二赖是天生的一对,都好看不到哪儿去,再说咱是图他的种,又不是图他的样子?不想抱儿子的话,咱就回去。”
  杏flower (hua )犹豫了,可她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刘二赖是磨盘村唯一一个肯跟她上炕的男人了。
  杏flower (hua )咬咬牙跺跺脚,罢罢罢,为了能怀上儿子,老娘豁chu *去了。她就chong *美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