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杏flower (hua )兴* gao *采烈说:“娘,谢谢你,你真好,俺一定会让姐夫的种……播jin *俺的肚子里。这事儿难不住俺。你就等着抱外孙子吧。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美兰心里乐得屁颠屁颠的,走的时候从外面锁住了门,屋子里只剩下了杏flower (hua )和大军。
  张大军已经不省人事了,杏flower (hua )激动di 不行。
  当初chu *嫁前的一个月,张大军帮她过七,杏flower (hua )傻不拉几的什么都不懂。
  直到跟秀林hole(dong )房以后才尝到男女间的* na *种欢爱。* na *是一种做神仙也比不了的感觉。
  从* na *儿以后,杏flower (hua )就幻想跟村里的任何男人做,每天夜里他把秀林抱在怀里,就把身上的男人幻想成别的男人,都是很英俊的* na *种。
  她幻想跟张大军做,跟Red(* hong *)旗做,跟Red(* hong *)兵做,跟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蛋做,跟村里的任何男人做。当然,幻想最多的是张大军。
  因为张大军给她的印象最深。他一直把秀林当做张大军,想着大军亲她的脸,咬她的唇,*她的子,将* na *gen男人的命gen***自己的**区里,上下启动,快乐无穷。* na *种触电的神仙感觉便dang 漾在心头。
  有时候她幻想跟大军在* gao *粱di 里做,在村头的磨盘上做,在家里的炕上做,在村头的小石桥上做,半年的时间,她已经跟张大军在梦里dang 漾了二百多次。
  可惜的是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李秀林。秀林尖嘴猴腮瘦骨嶙峋的身子把她压在body(* shen | xia *),还有一股狐臭气,杏flower (hua )就感到很失望。
  为啥过七的* na *几天自己* na *么傻,被张大军的几块糖就给哄住了呢?* na *事儿比糖甜多了。
  杏flower (hua )觉得自己很傻,简直傻得冒泡。
  今天是上天赐给她的一次机会,她怎么也不会放过张大军。
  美兰一走,杏flower (hua )就跳上了土炕,飞快di 剥光了自己,然后剥光了姐夫张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