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张大军大吃一惊:“孩子怎么会不见了呢?我不是安排阿黄看守吗?”
  槐flower (hua )哭泣着说:“阿黄也不见了,我觉得孩子是被野狼拖走了,我刚离开一会儿,孩子就不见了。阿黄会不会去追野狼了?”
  张大军后退两步差点栽倒在di 上。立刻瞪大了双眼。
  孩子丢了到不怕,怕的是落jin *磨盘山* na *群野狼的嘴巴里。
  小母狼Red(* hong *)霞的三个狼崽刚刚被人杀死,张大军一气之下摆下一条huo *龙阵,几乎将所有的狼群歼灭,狼这东西最记仇,真的被野狼拖走,它们会把他的儿子碎尸万段。
  张大军大喝一声:“找,撒chu *人去找,就是翻遍整座磨盘山,也要把儿子找回*| lai |*。”
  张大军疯了,几乎把工di 上所有人都撒了chu *去,满山遍野的寻找,人们挑着灯笼huo *把,整整找了三天,也没有发现孩子的下落。
  第四天的时候,张大军彻底失望了,槐flower (hua )pa(足八)在他的怀里已经哭得没了力气,女人三天没吃饭,没洗脸,脸色憔悴了许多,好像大病一场。
  张大军叹了口气:“报应啊,报应,人在做天在看,我刚刚歼灭了狼群,杀害了无数条生命,老天就收走了我的儿子,天意让我断子绝孙啊。”
  张大军陷入了深深的丧子之痛。
  他相信是磨盘山上的狼拖走了小“江给”,狼群完全是在报复他。这东西最记仇了,有仇就报,而且立刻就报。就是要让他尝尝失去儿子的痛苦。
  大军捧住了槐flower (hua )的脸:“槐flower (hua ),别难过,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杀死* na *么多条狼,不该断掉磨盘山的gen脉。这是老天在报应我。
  孩子没了不要jin ,反正我们还年轻,大不了再生一个。”
  槐flower (hua )哭着说:“俺不要再生,不要再生,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为什么不给孩子积点德,为什么要杀死* na *么多的狼?报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