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大壮吓了一跳,* na *个麻袋足足有四五十斤,里面鼓鼓囔囔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大军把麻袋(jie kai),一shen 手,呼呼啦啦掏chu **| lai |*的都是票子,一捆捆一扎扎,攥在手心里嘎嘎嘣的响。
  大壮的眼睛立刻直了,他穷尽一生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崭新崭新的票子就像一堆huo *焰,几乎将他*毁。
  “大大大……大军,你从哪儿弄*| lai |*这么多钱?”大壮感觉自己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都不听使唤了。
  大军苦苦一笑:“这是大洋和黄金换的。”
  “大洋……黄金?你* na **| lai |** na *么多的大洋跟黄金?”李大壮觉得张大军太神奇了,这小子真有办法,总能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人惊喜,他说可以☆ɡao 扌高☆*| lai |*钱,果然就☆ɡao 扌高☆*| lai |*了钱。
  张大军道:“大壮哥,实不相瞒,当初我爷爷是江南江北最大的工业家,曾经跟着胡雪岩做生意,生意遍布大江南北,他隐居磨盘山的时候,就把这些财宝全部埋jin *了磨盘山。
  我把* na *些大洋跟黄金取chu **| lai |*,跑到城里的的black(hei )市上,全部换成了人民币。
  大壮哥,你不知道,原*| lai |*black(hei )市上黄金跟大洋的price (中文:jia ge),比市场上的price (中文:jia ge)要* gao *的多。”
  “啊?大军,你到black(hei )市上去倒卖黄金跟大洋?这是犯法你知道不知道?”
  李大壮再次傻眼,怎么也想不到张大军竟然跟山外的black(hei )道挂上了钩,这简直是犯罪。
  大军苦苦一笑:“大壮哥,黄金是我家的,大洋也是我家的,爱怎么flower (hua )* na *是我自己的事情,爱给谁也是我自己的事,国家有本事,为什么不拿钱chu **| lai |*给我们修路?
  我的钱是flower (hua )在了正道上,为了造福乡邻,所以我问心无愧,钱,躺在di 窖里睡觉* na *是一文不值,修成路,村里祖祖辈辈的人享用不尽,* na *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