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张大军神秘一笑:“保密,反正到时候你只管领着人修路,钱的事情我发愁。”
  大壮听到大军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两个人翻过了磨盘山走jin *村,然后各回各家。
  李大壮现在的家已经不是从前的家了,大di 震*| lai |*临的时候,三间北屋被大骤风晃倒,破败的不成样子,几乎看不到当初的一点痕迹。处处是碎砖乱瓦,处处是断壁残桓,让人一看心里就发酸。
  因为哥哥被砸死,嫂子翠flower (hua )也守了寡。
  其实翠flower (hua )守寡不守寡是一样的,他男人三喜活着也不能给她什么。
  大壮在院子里搭了一个窝棚,平时他睡外面,嫂子跟侄子如意睡里面。
  这是不下雨的时候,万一老天不作美,外面下了雨,他就只能跟嫂子和侄子挤一块了。
  晚上两个人一个睡这边一个睡* na *边,彼此听的到各自的心跳。大壮听到翠flower (hua )的呼xi 口及很不均匀。他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三喜哥临死的时候一手抓着翠flower (hua ),一手抓着他,将两个人的手牢牢按在一起。哥哥的话大壮明White(颜色bai ),就是想他娶了翠flower (hua ),并且照顾她一辈子。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行为他李大壮gen本gan 不chu **| lai |*,任何对嫂子的龌龊想法,都是对哥哥的侮辱,觉得自己禽兽不如。
  所以大壮就把身子侧过去,尽量跟嫂子拉远距离。不去听她的呼xi 口及声跟心跳声。
  大壮jin *门以后天色还早,他就把院子里的石头和瓦片收拾一下,准备垒砌两间简易的小屋chu **| lai |*,这样下雨的时候他跟嫂子就能分开睡了。
  翠flower (hua )从帐peng里chu **| lai |*以后,看着忙忙活活的大壮迷惑不解,斜斜靠在帐peng门上盯着他。
  面前的男人憨态可掬,健壮有力,单薄的汗衫里是一身健壮的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他的肩膀宽广有力,xiong 膛也宽广有力,仿佛一座巍峨* gao *ting *的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