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大自然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决定了狼与獒的世代恩仇,阿黄一chu *手就用了最快的speed(*su du*),最灵巧的身法,还有最凶猛的扑咬技术,把狼王生生*到了围墙的死角。
  一狼一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在院子里打架,把屋子里的槐flower (hua )吓得惊心动魄魂飞魄散。
  其实槐flower (hua )早就醒了,被阿黄的* na *声吼叫声惊醒的。
  女人爬了起*| lai |*,隔着窗户向外面一看,就惊chu *了一身冷汗,娘啊,怎么jin **| lai |*一群狼?
  如果阿黄招架不住的话,* na *些狼一定会窜jin *屋子把俺咬死。我死了不可怕,可孩子是无辜的,俺肚子里可是大军的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啊。
  槐flower (hua )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身的安危,而是肚子里孩子,她跟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孩子还没有chu *生就拥有了母爱的天* xing *。
  槐flower (hua )赶jin 爬了起*| lai |*,* gao *声尖叫,:“救命啊!救人啊!狼*| lai |*了!”
  槐flower (hua )一边尖叫一边检查屋子的门闩和窗户,她发现门闩*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的好好的,窗户也封死了,心里踏实了不少,然后一下就缩jin *了墙角,一个人在* na *儿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大军,你在哪儿……你快*| lai |*啊,有狼啊!”
  槐flower (hua )都吓哭了,body(* shen | ti *)蜷缩在一起。
  张大军就在磨盘山,阿黄的一声怒吼震彻山岗,一下把他惊醒了。
  阿黄的吼叫声不但是在向狼王示威,也是在通知村子里的所有的**好反击的准备,更是为了告诉自己的主人,家里有敌人,女主人有危险。
  獒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吼叫声跟狼一样,暗夜里可以传chu *20多里。幸好路修得并不太远,就在村南不足一千米的di 方。
  张大军一个机灵就从被窝里爬了起*| lai |*,ku 子也*| lai |*不及穿,shen 手就*向了旁边的猎*。抬手一拉,哗啦一下就上好了**。拉着大壮的手臂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