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邢先生背起了自己的医药箱起身就走,叹口气说:“赶快把他抬chu *大山,到大医院去治疗吧,现在坏的是这只脚,如果时间延误,很可能整条* tui *都保不住。”
  “走chu *大山?可是……怎么chu *去啊?”大White(颜色bai )梨和李大虎都犯愁了。
  走chu *大山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山上没有路,你抬着一个人,翻越两百多里的山岭,走不到医院李秀林就会死在半道上。
  第七天的时候,大White(颜色bai )梨再一次找到了邢先生,差点给老爷子跪下:“先生,俺求求您了,救救俺儿子吧,我跟大虎可只有这么一gen独苗,看在咱门乡里乡亲,祖一辈父一辈的关系上,您不能不管啊。”
  邢先生把大White(颜色bai )梨搀扶起*| lai |*,叹口气说:“不是我不管,我是无能为力,你是想要他活,还是想要他的* tui *?”
  大White(颜色bai )梨说:“命跟* tui *,俺都要。”
  邢先生说:“* na *不可能,到医院也是把脚锯掉,命可以保住,但是脚保不住了。”
  大White(颜色bai )梨心里有了底,就说:“* na *就要命,只要命可以保住,脚不要就不要吧。”
  邢先生点点头,背起医药箱再次跟着大White(颜色bai )梨回了家。
  短短的七天时间,李秀林受伤的脚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不但脚骨被兽夹打断,而且伤口处已经开始溃烂,流chu *了黄黄的汁液,* na *汁液清亮如shui *,发chu *难闻的臭气,整条* tui *肿得跟shui *桶一样(米且) cu ,人完全昏迷,* gao *烧不退。
  眼看着秀林的小命朝不保夕,李大虎一跺脚说:“先生……锯了吧。”
  得到了李大虎的认可,邢先生点点头行动起*| lai |*,他卷起袖管,麻利di 找chu *一条短绳,把秀林的小* tui *捆绑结实。
  然后又从医药箱里拿chu *一柄锯子,将锯齿搁在煤huo *上烧Red(* hong *),吩咐大White(颜色bai )梨和李大虎把儿子死死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