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张大军就这mao *病,女人一沾就*| lai |*劲,怎么也控制不住。
  过了一会儿,月光下传*| lai |*压抑而短促的呼xi 口及声……还有炕板咯吱咯吱的惨叫声。
  两个人在里面忙活,可吓坏了大军娘张何氏。
  张何氏一直在注意着儿子跟儿媳妇炕上的动静,她pa(足八)在窗户gen下几乎一夜没睡。
  原因有二。
  第一,槐flower (hua )刚刚怀上张大军的孩子,两口子这么一鼓捣,动了胎气孩子怕保不住。
  第二,一个玉环已经☆ɡao 扌高☆得张大军面黄肌瘦摇摇yu (谷欠)坠,再加上一个槐flower (hua ),她害怕儿子早晚被这两个女人弄得精疲力竭,精尽人亡。
  大军娘在外面扯着嗓子喊开了:“儿啊,悠着点吧。小心身子骨,小心咱们张家的gen苗,别弄坏了俺孙子……”
  大军娘嚎叫一声祷告一次:阿弥陀佛,祖宗保佑,孙子可千万别有事,传种接待就靠他了。
  老太太在外面这么一嚷嚷,张大军立刻没有了兴趣,**的话儿也变得疲ruan (车欠)了,一下从槐flower (hua )的身上翻了下*| lai |*。
  槐flower (hua )赶jin 缩jin *了被窝,脸蛋Red(* hong *)Red(* hong *)的,两个人谁也不敢动了。
  大军娘听了一会儿,发现屋里没动静了,这才吁了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件伟大的历史使命。
  她扭动着一双小脚屁颠屁颠的返回了屋子。
  张太辉已经躺下了,问:“你三更半夜鬼叫个啥?你不睡,邻居们也不睡?”
  大军娘钻jin *了被窝,对老头子嚷道:“咋?你这个当爹的不管,俺也别管?大军这么折腾,槐flower (hua )肚子里的孩子早晚不保,你不想抱孙子了?”
  张太辉说:“可你也不能这样鬼叫啊?再把狼给招*| lai |*,年轻人的事情,你管他哪个做啥?他喜欢就让他做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