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邢先生无奈的摇摇头:“有救到是有救,但是一个月之内不能行房,否则还会断裂。”
  李大虎和庆林娘心里这才有了少许的安慰。
  不能行房不要jin ,没有生命危险就行,再说以后时间还长着呢,抱孙子也不急于一时。
  邢先生从皮囊里拉chu *了两gen钢针,在庆林的*位扎上了针,用于活血化淤。然后又拿chu *一瓶药面,帮庆林敷在伤口上。
  临走的时候把药面留下了,告诉李大虎说:“一天换一次药,一个月包好,跟当初一样。只是记住,千万不能行房,否则神仙也难救活。”
  李大虎和庆林娘千恩万谢,送邢先生chu *了门。
  回到屋子以后,庆林娘心里还是气不过,拿起笤帚疙瘩就要chong *jin *儿子的hole(dong )房。她准备实行家法,继续蹂躏儿媳妇。
  李大虎这次慌了手脚,上去拦住了她:“你gan 啥,咋跟个泼妇一样?玉环还是个孩子呢。”
  庆林娘怒发chong *冠:“新婚第一夜就敢踢自家男人,这还了得?我非给她立立规矩不可。”
  李大虎一边拦,一边去抢庆林娘手里的笤帚疙瘩,说“算了,算了,孩子就是孩子,你跟孩子一般见识gan 嘛。”
  “咋了,我打儿媳妇,儿子都不心疼,哪轮到你个公公心疼?你是不是看上她了,你个老不正经。”
  李大虎是有名的妻管严,gen本不敢跟媳妇叫板:“你小点声行不行?让邻居听见像啥话?别忘了,你也是过*| lai |*人,你* na *时候还不如玉环呢。”
  庆林娘想了想(拟声词)pu chi (口赤)笑了,说的也是,当初自己跟李大虎hole(dong )房的时候,还不跟玉环一样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
  估计过一段时间玉环就没有* na *么倔了,她就扔下笤帚疙瘩,拉着李大虎jin *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