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马煌在给黄莲耕田,黄莲很冷漠的站在田埂上望了望就走了,马煌还奢想有jin *一步的发展,厚着脸还笑意相对。李瘦也在给玲珑耕田,玲珑站在田埂上还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叫着瘦大叔还聊了些家常话。玲珑在回去路过黄莲的田埂时见了马煌她把头扭到一边,可马煌却像忘记了曾调戏过玲珑一样很自然而也温和的问着玲珑:“你怎么找了李瘦给你耕呢?其实我完全有能力给你耕啊!”玲珑只是“哦”着不愿多说一句话就走了。在马煌心里,他太垂涎黄莲和玲珑了,四十岁到林美家*| lai |*上门的他,感觉林美又老又单薄的身子确实很无味,今年四十三岁的他感到正是饿狼期一样,扑在林美身上,林美还抱怨连天,嫌这事麻烦人老珠黄以感觉生涩。泼了马煌篝huo *的盛焰。以至马煌难耐寂寞。
  黄莲在苏White(颜色bai )的店里buy(中文:gou mai)了几包熊猫牌香烟,buy(中文:gou mai)了两斤粉,还打了两斤三元的White(颜色bai )散酒,共计十六元。苏White(颜色bai )见黄莲脸上很阴沉,试探的问:“你觉得buy(中文:gou mai)多了还是嫌我卖贵了?其实我给街上卖的price (中文:jia ge)差不多呀!”
  黄连说:“不是的。”然后叹了一下口气:“苏White(颜色bai ),你是做生意的你算算这个帐啊!像我这样做庄家能划算吗?”
  苏White(颜色bai )问:“怎么不划算?怎么算?”
  “这样额,我有四亩多土di 就打四亩田吧,承包给马煌耕,一亩五十,四五就两百,四包烟,八元,buy(中文:gou mai)酒要十元,buy(中文:gou mai)粉海带之类的要二十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就不算吃辣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米菜都是自己种的也不算,就要多少钱?”
  苏White(颜色bai )在算盘上打了打告诉黄莲大概接近三百元,把你其他零头也算在一起的。
  黄莲沉思的说,“四亩多田按正常算要收接近五千斤稻谷,按市价计算每斤price (中文:jia ge)是三mao *五。你算算多少?”
  苏White(颜色bai )又打了打说:“一千七百元,除去你的承包耕田费和fei *料费农税费就只剩七百了,你家两孩子加你一年吃四百元钱的稻谷,给你公公婆婆在交一百元的稻谷,你还剩两百元的稻谷,两百元的稻谷就是你的储备粮接近七百斤。嘿,划算,一年存七百斤粮,十年也有七千斤粮啊!* na *你一个女人在家还成了di 主婆了。”
  苏White(颜色bai )的计算经使黄莲听了也笑了,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划不划算就将就着过吧!”
  这时,玲珑也jin **| lai |*了,不解的笑着问:“你们呵呵的在说什么呀?”
  苏White(颜色bai )说:“我正好给你嫂子算了一下一年种田划不划算。”
  玲珑说:“划算不。”
  黄莲说:“划算,反正一年饿不死。”
  苏White(颜色bai )说:“怎么饿得死,还要当di 主婆了,男人在外面挣的钱存入银行,家里的粮也存满仓,难道还要叫穷叫苦的?”
  苏White(颜色bai )的话正说在黄莲玲珑的心上,她们正是朝苏White(颜色bai )的话而努力的。此时的她们心情愉悦幸福的微笑,玲珑看着黄连buy(中文:gou mai)的啥,她也叫苏White(颜色bai )给她buy(中文:gou mai)了黄连一样的东西,黄连拿着东西先走了,最后,玲珑还是又添了一袋huo ** tui *肠,用青辣椒炒,绝对是盘好菜,料想李瘦家* na *么省肯定就没吃过。
  中午的太阳直晒头顶,马煌牵着牛走到杏树下,望着树上正Red(* hong *)半边脸的杏果马煌吞咽着口shui *,老秀才站在后院的墙***说:“马煌,杏树下是黄莲给牛割的草,你就把牛栓在* na *把草倒给它吃,你就回*| lai |*吃饭吧!黄莲把饭做好了。”
  黄莲摆好菜,把烟放了一包在桌上,把一瓶White(颜色bai )酒也放在桌上。老秀才和马煌jin *了屋,黄莲在灶上盛饭,也不给马煌打召呼,老秀才请马煌坐上桌,把烟递给马煌,马煌假装不要还推辞,结果还是装jin *了自己的口袋里。这时玲珑在她家门口喊:“爸爸,过*| lai |*吃饭了。”黄莲一听这话,忙走chu *去说“:爸爸,你就在这吃吧”!又对玲珑说:“爸爸在我这里吃,妈妈在你* na *里吃就可以”。
  玲珑“嗯”着就jin *去了。老秀才笑着说:“在哪吃都一样,老婆婆早就在他* na *里帮着带宝宝了。”
  黄莲盛了两碗饭放在公公和马煌的面前说:“爸爸,你陪着他吃,我去坡上把割好的猪草背回*| lai |*,免得晒gan 了。”
  黄莲说完就背着flower (hua )篮chu *去了,老秀才说:“吃了去呀!”老秀才见黄莲不吭声就这样走了有些不解,但马煌心里明White(颜色bai ),黄莲在躲避着他,女人gan 嘛要这样的小心眼呢?又没强jiān她,就* na *么碰了下肌肤,难道给她耕田还弥补不了* na *点皮mao *事。马煌心里想不明White(颜色bai ),他悠然的看着黄莲离去的背影,端起桌上老秀才给他撙的一杯酒一饮而jin *,老秀才忙说:“马煌,这是White(颜色bai )酒呀,看见没,不是啤酒,一口一口慢慢*| lai |*,不着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