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黄莲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gan gan 净净,自己也打扮得漂亮,开着电视在跟着电视上演唱的歌曲在唱,还雅兴的舞着手臂扭着腰姿,其乐无穷的架势。老秀才夫妇走在屋后就听见了* na *尖鸣的唱歌声,心里就很纳闷,阳光这么好的大晴天,没在坡上gan 活?竟还有人在家唱歌,老秀才说是玲珑在唱,王冬flower (hua )又说是黄莲在唱。不管谁在唱,都有些楸着他们的心。大忙季节啊!gan 活要jin 啊!
  他们走回院子里,听* na *歌声是从**黄莲屋里飘chu **| lai |*的。老秀才皮笑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笑的喊:“黄莲,黄莲、、、、、”
  黄莲走chu **| lai |*一看是婆婆公公,还没等黄莲开口,老秀才装笑脸问:“黄莲,你这么快,坡上的田耕完了吗?活路做完了吗?”
  黄莲一听公公的这话明White(颜色bai )了他的意思,脸不觉烫了一下,忙说:“田没耕就不可以唱歌了,农村的活三百六十五天都有gan 的,难道就不可以休息一下?”
  黄莲的强辩使老秀才有些不悦的说:“住在农村唱歌是要分时节的,休息也要分时间的,天上White(颜色bai )云飘飘,阳光照she 。五月天的农村是唱歌的天吗?是休息的天吗?”
  从*| lai |*没听见公公这样说过她,此时,公公竟然这样教训她,黄莲忽的一下就哭了起*| lai |*,边哭边说:“做累了,休息一下不行吗?我一个女人家,* na *shui *田我怎么耕得了,我能耕得了,难道就不想耕吗?三分的田就是她公公给她耕完的,你能给我耕田吗?你以为我不着急吗?今天早上我去李瘦家,好话都说完了,他就是不肯给我帮忙耕,现在哪里还去找得到人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给你耕田的,你也给我们耕不了田,就吃你的闲饭就是了,每一个月该孝敬你的我一样不少都会给你的,你怕什么呀、、、、、、”
  没想到从没惹过媳妇生气的老秀才今天太chong *动了,惹得媳妇反而又哭又闹的,他不敢在言语了,尴尬的jin *屋去了。王冬flower (hua )见这阵势,忙骂着老秀才:“你个老东西,你懂个什么?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你老了,都快入土的人了,只能栽flower (hua ),不能栽刺了,明White(颜色bai )不。”
  黄莲听婆婆在骂公公,也收敛了哭声,回到屋里坐在板凳上擦眼泪。王冬flower (hua )走jin **| lai |*,安慰着媳妇说:“你别生他的气了,人老了,说话没分寸了。说*| lai |*是惭愧,你嫁在我们家受委屈了,我们也帮不上你的忙,反而给你们加重了负担,你爸爸活了一辈子也没耕过田,过去吧,队上没文化人,只有你爸爸读了书,大队就一直安排他记工分,做会计,☆ɡao 扌高☆分粮食的这些活。可到土di 下户时,你哥哥李龙也初中毕业了,也学会了耕田,所以,你爸爸一辈子就没耕过田,都是儿子们耕,现在就更不能耕了,人也老了,没力气撑犁头,他有脚关节炎不能下shui *,所以你要原谅他。”
  黄莲听了婆婆的一席话,也理解公公婆婆的苦衷,说:“爸爸说的话也在理,我没生他的气,我气不过李瘦他们* na *么虚伪,本*| lai |*他们的田都耕得差不多都快完了,请他给我帮一下忙,他都不答应,以前,李腾在家时,也没少给他帮忙呀。
  王冬flower (hua )听了媳妇的话也非常的感叹现在的人情事故太冰凉了,她给媳妇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既然这个社会在发展,必有他的渊源,一却会好的,会有转机。
  吴宝耕完自己* na *块田,真的牵着牛上张袅* na *儿去了,他把牛栓在张袅屋后的老榆树上,扯着hou long喊:“张袅,我*| lai |*了,你给牛割的草呢?在哪?”
  张袅还在灶上忙着煮饭,听见吴宝在喊,忙丢下活计到牛棚里把草背了chu *去,笑着说:“这不是草是什么?你妈不但给你兄di 把午饭准备好,还把你的午饭都快好了。你哥俩今天大妈都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招待你们,快吃”。张袅边说边给牛倒着草。
  张袅的挑dòu,使吴宝往四周看看没人,扑上去还在给牛倒草的张袅就亲,吓得张袅喘着(米且) cu 气挣扎着骂道:“你个疯子,人*| lai |*了,快放了。”
  吴宝松开了手,嘿嘿的笑着:“你不是想当妈吗?看你下回还敢不敢当我的妈。
  张袅Red(* hong *)着脸,jiao (女乔)骂道:“你个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人,看你脚上的稀泥都没洗净,快上田埂上去洗了好吃饭,饭好了。”张袅说完就jin *屋去了。
  听着张袅的话吴宝感觉上非常的舒服,好像张袅就是他的老婆在嘱托着他一样。他的脸上写满了幸福的微笑,在洗着脚上的泥时还特别的仔细。
  何杉夫妇gan 完活往回走,老远就看见张袅的屋顶上冒着青烟,何杉说:“看吧!* na *p这么早就在做午饭吃了,人间柳flower (hua )喻凤他们还在坡上耕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