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下了几天雨shui *的老天终于放晴了,一抹朝阳从山凹里放she chu **| lai |*,给山村披上了薄如蝶羽的纱衣。折she 在女人们的脸上,透着狐mei(女眉)。
  好雨知时节啊!山村的田野以灌满了金shui *,只等翻耕*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秧了,可是,可是守着活寡的泥巴村的女人们却憔悴了颜面,望着盈盈的田shui *,秀脚秀手的女人们怎能撑得了重重的犁头?又怎能驾得住庞大的耕牛啊!
  莲flower (hua )急了,头发乱蓬蓬的穿着泥污的兰flower (hua )衣服,怀着希望走jin *了李瘦的家里,李瘦两口子正在吃早饭,看李瘦挽得* gao ** gao *的ku 管,脚肚上还沾着稀泥,明显是才耕田回*| lai |*。黄莲毕恭毕敬甜甜的喊着瘦叔庞婶,瘦叔庞婶在愕然中看着莲flower (hua )今天特献mei(女眉)的表情,心里就范着叽咕,她黄莲一向都是一幅美人傲慢的形象,在老人面前都常常冷漠着。还是庞格反应快,忙呵呵笑着给黄莲让坐还顺便用腰上油污的围裙擦拭了几下板凳。
  李瘦庞格都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邀请黄连吃饭。黄莲说饭她已经吃了。黄莲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昧di 拉着庞格的手臂笑着说:“庞婶啊!小女想你的法*| lai |*了。”
  庞格*不着头脑疑惑的斜着眼问黄莲:“庞婶一无钱二无权,人老巴巴的,能让你想什么法?”
  黄莲* na *满脸的笑容这时就像早晨的向阳flower (hua ),温* rou *下气的说:“庞婶,小女知道你两老人家能gan 富裕着呢!是我们村典型的好婆婆好公公好家庭。你们哪里老,你们就不老,看你这body(* shen | ti *)多结实多**。瘦叔多精神。在能gan 二十年也没问题、、、、。”黄莲的话把两口子喜得呵呵的笑,黄莲还想往下chui 口欠他们的好,瘦叔打断了她的话说:“黄莲,你嘴真甜,一脸的笑,要是我家媳妇也像你一样在我们的面前说说笑笑有多好,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可她始终在我们面前就板着脸、、、、”。李瘦的话还没说完,庞格忙打断了李瘦的话:“你塞口饭在嘴里吧!不会说话你就别说。”黄莲没想到庞格爱面子,不愿说到媳妇的事。真是个有心才的女人。庞格又讪笑着对黄莲说:“你这么能说会道,有啥好事*| lai |*找我们?”
  黄莲看看吃着饭的李瘦又看看庞格,乞求的口气温* rou *的说:“庞婶,你都知道我家李腾chu *门打工去了,这田就没人耕了,我能请瘦叔给我帮一天忙耕一天田吗?”黄莲这话一chu *口,庞格的笑脸一下就收敛了,李瘦也忙着到灶屋去剩饭去了,黄莲一观色,心里就有几分凉意,庞格迟缓了一下说:“黄莲哦,这个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哦,我的儿子们也在外打工,家里的田di 都靠李瘦耕,媳妇的他也要耕,所以哦,不是不给你帮忙,确实是忙不过*| lai |*哦!在说:他这么大年龄了,也不是当年的牛了,耕多了也耕不动了。”
  黄莲*| lai |*时蓬bo (孛力)的希望在庞格的几句话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脸上的笑意凝固得很僵*ying *,脸皮薄的她在也找不chu *乞求的词句了,怏怏的告辞走了,但在走chu *门没几步,庞格却站在门口大声的对黄莲说:“如果你瘦叔忙得过*| lai |*的话就*| lai |*给你耕一天田哦。”
  黄莲一脸苦相闷闷的朝回走着,心里很不是zi wei ,想想自己男人在家时,什么时候拒绝给人帮过忙,处处也是满口欢喜的答应了人家。* na *时她黄莲稍稍给人带个口信别人也快心快意*| lai |*给她帮忙了,现在有什么不同了?怎么就这样难求人了?
  单玲珑背着宝宝,刚走到村外的池塘边,就见三分打扮得很gan 净整洁,头发梳得油亮亮的,椭yuan *的脸上泛着喜悦的Red(* hong *)光,她背着flower (hua )篮,看样子是去赶场的。单玲珑笑盈盈的喊住她:
  “三分,你去gan 吗?”
  三分侧过头*| lai |*,见是玲珑,回答说:“我去赶场,去准备buy(中文:gou mai)些新鲜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和一些粉之类的东西回*| lai |*,要准备*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秧吃的。”
  “哦!你这么快,你的田都耕好了,只准备*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秧了。”
  “快耕完了,今天孩子的老爷在耕半天功夫我的就耕完了。”
  “哦!三分,你多安逸,我的还没耕呢?”
  “哦,季节还早,耕田不着急,慢慢*| lai |*,我走了,好早去早回。”
  三分安慰着玲珑,说完就快步走了,留下一脸惊喜的玲珑,她也怀着希望的目的朝三分的公公婆婆的房屋走去。刚走到三分的菜园旁,就撞见黄莲耸拉着脑袋在慢走着。
  “二嫂,你在gan 吗?”玲珑奇怪的问。
  黄莲抬起头*| lai |*,见是玲珑,便说:“今天真丢人,梦没做好,办事不成,我厚着脸皮去给李瘦说叫他给我帮忙耕一天田,谁知他不吭声,庞格还说她的都耕不过*| lai |*,她说这话,骗谁呀!谁不知道他李瘦劳力好,在耕几户人的田他也能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