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昨晚下了整夜的雨,天蒙蒙亮了,雨还是不停的下着,不过已经没有多大了,灰蒙蒙的雾霭迷散在整个山村,若隐如现。农村的人在这个季节里最盼的是有现在的这样的雨shui *了,麦田不愁有shui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秧了,泥巴村的女人们一大早就起床了,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查看自己的田shui *满没有。缺口是否漏不漏shui *。但遗憾的是,她们不会梨田,而望田兴叹。
  张三分的公公已经驾好了shui *牛吆喝着犁麦田了,满满的田shui *随着犁头的前jin *而哗啦啦的响,他的脸上贮满微笑,这是农民感觉风调雨顺的欣慰的笑意。
  黄莲穿着雨衣拿着**站在自己的田埂上却苦着脸,看着自己的田还没收割完的麦子淋在了盛满shui *的田里却束手无策。冒着雨shui *割也不是,不割也不是,把shui *放掉又怕老天在下雨迟了而赶不上*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秧的季节。不放shui *又没办法割麦子,她非常的困惑,站在自己的田埂上徘徊*| lai |*徘徊去。
  她怀着一线希望走到三分的公公耕田的田埂上,嘴巴甜甜的打着招呼:“李瘦叔,你这么早就耕田了。”
  李瘦抬眼望了眼黄莲说:“雨shui *这么好,不早早的耕过*| lai |*,这些麦田的shui *会漏掉的,这正是耕田的好时候,不早耕,耽误了*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补上秧就不划算了。”
  黄莲附和着说:“是啊!李瘦叔,你是耕的三分的吧?”
  李瘦很坦然的说:“是啊,我是先耕她的,免得她着急,把她的耕完了,才耕我的。”
  黄莲盯着李瘦的表情试探的说:“李瘦叔,你给我耕耕田好吗?”黄莲见李瘦回答得比较迟缓,便马上使用攻心计:“李瘦叔,你给我耕了田,给我帮了忙我家男人回*| lai |*会感谢你的,他做人说话你也是了解的,不会亏待你的。”
  李瘦一听黄莲这样说,便笑了笑说:“黄莲啊!你看看嘛,我又要耕三分的又要耕我的,我都上了五十多岁了,不比当年了,这样吧,黄莲,我如果能行的话,我把我的耕完了,我一定*| lai |*给你耕,行不?”
  一听李瘦这样的话,黄莲也满怀希望的连声给李瘦说谢谢。耕与不耕都是一样的渺茫,黄莲心里清楚,等李瘦耕完三分和他自己的田时,也许她田里的shui *早就漏gan 了,不过说声谢谢也无妨。
  黄莲又走到挨着张袅的油菜田时,她看见吴宝正在耕张袅的田,她喜chu *望外的忙上前答讪道:“哎呀!吴宝,你真是好人,这么勤快的*| lai |*帮张袅耕田了。”
  吴宝抬起头*| lai |*看见是黄莲在给他说话,他露chu *一口被烟熏黄的牙嘿嘿的笑着。黄莲见了很恶心,不过还是装温* rou *的说:“吴宝,你把张袅的这块田耕完了,顺便把我这块田也耕了,好不好?”
  吴宝见黄莲给他说ruan (车欠)话了,为了报昨天的仇,便漫不经心的说:“黄莲,我怎么敢* gao *攀你呢?美丽的太太,昨天你不是坚决不给我合伙吗?”
  “昨天是昨天的事,昨天都过去了,今天是今天啊!你真的有志气,还记仇哦,你一个男人,又不是女人,记什么仇啊?”黄莲赶jin 陪着笑脸的说。
  “哦,* na *就不记仇了,* na *我们现在就可以合伙了”。吴宝狡黠的* yin *光闪闪的盯着黄莲看了看。
  “怎么合伙啊,你都收割完了,你把田给我耕了,我家男人回*| lai |*请你吃好烟喝好酒啊!”黄莲还在怀着希望的游说着。
  “谁稀罕你男人的东西吃,怎么不可以合伙?晚上我俩不正好合伙吗?”吴宝说完还wei suo的对黄脸笑。黄莲明White(颜色bai )了他的意思,她的希望也犹如了fei *皂泡,气得她大骂道:“你想得美,你去死吧!恶心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姑nai (*&女乃*&)nai (*&女乃*&)的田让它空着不*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秧长野草也不给你耕。”黄莲边骂边走了。
  黄莲非常的恼huo *和沮丧,别人忙得不可开交,而她感觉空dang dang ,什么事都没法gan 下去。忽然在* na *头她看见身披薄膜,头戴草帽的人在吆喝着耕田,声音非常的熟悉,她仔细听了听,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吆喝。黄莲惊奇的站在* na *里望着* na *边,她明White(颜色bai )了,是大嫂喻凤驾着她的黄牛吆喝着在耕田。黄莲心里更加不平衡了,妈MD,喻凤也能耕田了,这是男人的活,她充当什么p能gan 哦!想盖冒我们了。黄莲就这样的想着。可她自己也感叹,自己连犁头都拱不动,* na *又怎么下shui *田耕田哟。
  这时,轰隆一声巨响,在整个山村寂寞的早晨中分外震耳,不管在坡上gan 活的和在家煮早饭的都惊愕的朝响声望去,只见村的南边随着一声巨响后而快速的升腾一股浓浓的White(颜色bai )烟,向外飘散。人们的第一反应不好,柳flower (hua )的房子倒塌了,宁静的山村这时沸腾了起*| lai |*,黄莲一声哎呀我的妈哟,撒* tui *就朝* na *里奔去。耕田的也吆喝住牛停下*| lai |*也朝* na *里奔去,老秀才夫妇着急的连连唉叹,祈祷柳flower (hua )没事,颤颤的也去看个究竟。李响在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田边,听见这一声巨响,当他抬起头*| lai |*看见南边* na *股冒chu *的White(颜色bai )烟,他的心抽缩了一下,赶jin 扔了**,直接就往* na *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