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三分躲在张光的猪圈旁,由于雨下得大,雨shui *飘在了她的身上,站了会,难受,一咳嗽,恰好被马英chu **| lai |*倒shui *听见了,警觉的喝问道:“谁?谁在* na *里”?见没回应,马英真是人们叫的马大pao* na *样,pao着(米且) cu 大的嗓门轰轰的喊:“张光,张光,快*| lai |*捉强盗,强盗在偷我们猪啊!快*| lai |*呀!”
  张三分没想到马大pao这样的吼叫起*| lai |*,她在也藏不住了,gan 脆走了chu **| lai |*笑呵呵的说:“马大pao,不不,叫错了,马大嫂,你吼叫什么呀!你吃夜饭没有。”
  张光和孩子们都以为真是马大pao喊的* na *样有强盗,他们急忙奔了chu **| lai |*,从屋里she chu *的光线分明的看见三分在向他们走*| lai |*。
  张光没好气的问:“三分,怎么你、、、?”
  “哦!我是去瑞祥嫂家拿点面回去煮宵夜,方便一点,谁知这么快又下雨了。”三分镇静的说。
  马大pao哈哈的笑着说:“!哎呀,我还以为是偷我猪的人了,没想到是你,你拿什么面哟,瑞祥的男人都chu *门打工去了,她一个人在家里哪里还忙得过*| lai |*挂面哟。早两三月就不挂了。”
  “哦,是这样,走空路了。”三分脸发Red(* hong *)很装的说。
  “到屋里坐会,耍会在走。”马大pao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邀请着三分。三分为了等李响,毫不推辞的跟着马大paojin *屋闲聊起*| lai |*。
  李响冒着雨,风也大,路也不好走,伞老是被chui 口欠翻,衣服也有些淋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他一家一家的吆喝着他们注意防大雨。但令他最不放心的是南边柳flower (hua )的房子,因为她祖辈* na *时筑房子时很kou ,请的工匠*| lai |*筑房子却怠慢了工匠们,饭菜没能让工匠们吃饱,所以给他筑的墙不结实,到她这一辈房子都已经裂了大口子,看似偏偏的,却始终也没倒,就不知这次能不能ting *过。李响走jin *柳flower (hua )的屋里,看着孤独的柳flower (hua )正在给孩子洗脚,他在三叮嘱柳flower (hua )要看好孩子,不要睡着了,不要拉熄灯,防墙倒了。柳flower (hua )却无所为,说李响是大惊小怪,这么多年都没倒,未必这次就倒得了。急得李响狠狠的说:“柳flower (hua ),叫你咋整就咋整,这是命令,不听,后果自负。”说完就在也不想说下去,急chong *chong *的走jin *了雨里,走得太急了一点,在柳flower (hua )的房子后面“pa 口拍啦”一下,“哎哟”一声,李响重重的摔了一跤。疼得李响骂道:MD,当队长有什么好?
  李响趔趄着*| lai |*到张光的猪圈旁,一照she ,没见着三分,轻轻的呼唤了两声,也没回应,以为三分等不了他先走了,心里还有几许感叹和落寞,本*| lai |*是叫三分给他做陪的,谁知她走了。唉,别人的女人啊!、、、、、、
  三分却不知李响没找到她先走了,而她在和马大pao聊天时已经心不在焉了,说话的语气很* rou *弱,多半都是在听马大pao在说,她gen本就糊里糊涂的装听马大pao的话,心里惦记着李响,以为李响听到她的声音会*| lai |*找她,暗示他们是偶尔相遇的,也顺便一路回去的,谁知等啊等,却没等着李响。张光见三分还不走,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女儿把夜饭做好了他们却不好吃得,也没有想招待三分的意思。三分也看chu *了端倪,等不了李响了,只好拿了张光的斗笠和huo *把一路眺望着一路搜寻着李响的身影,可是,在这漆black(hei )一片的夜晚,只有chui 口欠箫的风声和pa 口拍pa 口拍的雨声。
  三分心里惊恐了起*| lai |*,生怕李响在哪里摔倒了没爬起*| lai |*。由于心恍,她也摔倒了,斗笠chui 口欠走了,huo *把也熄灭了,三分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bu被摔得生疼,眼泪毅然的顺着脸上的雨shui *滑落了下*| lai |*。当她*爬着black(hei )夜趔趄的站在李响的门前,敲开了门,李响已经洗好了澡露chu *洁净的上身,穿着短ku 站在了三分的面前,两眼对视时都彼此的惊讶,李响没想到三分走在了他的后面,三分也没想到她担心李响却早就回*| lai |*了,委屈的泪shui *哗啦啦的往下掉。
  “谁*| lai |*了?”李响的老婆在楼上听见了开门声问到。
  “没有谁,是我看看还在下雨有多大,你自己睡觉,你就别管了。”李响很平静的对老婆说。他老婆也没在吭声。
  三分转身就朝自己家里走去,李响轻轻的带上门,追着三分,拉着她的手,连连说对不起他的三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