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其实张霞并非张手艺想象的无法满足。张霞撅着屁股忍受着暴风雨的袭击时,心中老是默念着一句话:千万别捣烂我的肠子,千万别捣烂我的肠子!

  起初,张霞感到下身疼痛,而到了后来,张手艺的进出却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老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飘在半空中,像一张被狂风卷入天际的地膜,一会儿越过山尖,一会儿荡上云端。下身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越来越受用,越来越爽快。

  就在她快要到达极致的时候,却感到张手艺的那根粗物里喷出了**辣的东西。

  紧接着,她感到自己的小腹里面一阵翻江倒海。

  她的双腿忍不住急剧颤抖起来,她感到一股清流,顺着自己的大腿内侧,一直流到了脚脖子位置。

  张霞根本无法形容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的脑海中一片凌乱,好像一块巨大的水晶掉落悬崖,五彩缤纷地碎了一地,清脆的响声不绝于耳。

  张霞不知道张手艺的那根粗物到底在她体内吐下了什么东西。

  当张手艺终于软绵绵地扶在自己的后身时,张霞这才放心地出了一口气:

  不过如此吗。

  她释然地想起张大爷说的段子:

  进去哭啼啼,出来笑嘻嘻,早知这么爽,哭他妈的逼。

  等到张手艺离开自己的身体,像死猪一样背身睡过去时,张霞有些失落地叉开双腿,坐在炕上,她埋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根部。

  那里简直就是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张霞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咋就流血了?难道真的被他捅烂了?

  但为什么感觉不到疼痛呢?

  张霞伸手摸了一把那两片外翻的粉嫩,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她发现里面除了汩汩地流出了一团乳白色的滑液外,并没有新的血迹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