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其实张霞并非张手艺想象的无法满足。张霞撅着pi *gu *忍受着暴风雨的袭击时,心中老是默念着一句话:千万别捣烂我的肠子,千万别捣烂我的肠子!

  起初,张霞感到**疼痛,而到了后*| lai |*,张手艺的jin *chu *却给她带*| lai |*了前所未有的**,她老觉得自己的body(* shen | ti *)好像飘在半空中,像一张被狂风卷入天际的di 膜,一会儿越过山尖,一会儿dang 上云端。*** na *种(su)酉禾麻的感觉让她越*| lai |*越受用,越*| lai |*越shuang XX大XX快。

  就在她快要到达极致的时候,却感到张手艺的* na *gen(米且) cu 物里pen( 口贲)chu *了**辣的东西。

  jin 接着,她感到自己的underbelly(* xiao fu *)里面一阵翻江倒海。

  她的双* tui *忍不住急剧chan dou (颤抖吧!凡人!)起*| lai |*,她感到一股清流,顺着自己的大* tui *内侧,一直流到了脚脖子位置。

  张霞gen本无法形容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的脑海中一片凌乱,好像一块巨大的shui *晶掉落悬崖,五彩缤纷di 碎了一di ,清脆的响声不绝于耳。

  张霞不知道张手艺的* na *gen(米且) cu 物到底在她体内吐下了什么东西。

  当张手艺终于ruan (车欠)绵绵di 扶在自己的后身时,张霞这才放心di chu *了一口气:

  不过如此吗。

  她释然di 想起张大爷说的段子:

  jin *去哭啼啼,chu **| lai |*笑嘻嘻,早知这么shuang XX大XX,哭Ta Ma的*。

  等到张手艺离开自己的body(* shen | ti *),像死猪一样背身睡过去时,张霞有些失落di 叉开双* tui *,坐在炕上,她埋头看了看自己的大* tui *gen部。

  * na *里简直就是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模糊,一片狼藉。

  张霞心里又开始jin 张起*| lai |*,咋就流血了?难道真的被他捅烂了?

  但为什么感觉不到疼痛呢?

  张霞shen 手*了一把* na ***2 pian**外翻的粉tender(nen),仔细di 检查了一遍,她发现里面除了汩汩di 流chu *了一团孚乚(ru )white(* bai se *)的滑液外,并没有新的血迹流chu **| lai |*。

上一篇:18、一声不吭的女人 下一篇:20、给你揉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