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张霞的话让张手艺多少有些反应。本来他从早上五点爬起来,一刻不停地忙碌到晚上十二点,加上他之前娶过媳妇,有过房事,所以并不像第一次和女人**的年轻小伙子那样毛躁。

  那些年轻人就算剩下最后一口气,也要挣扎着爬上女人的肚皮。

  张手艺进入洞房的唯一想法就是美美地睡上一觉。

  不曾想这张霞,说的话居然这样的傻,也是这样的直!

  既然她都准备好了挨球,我要是不让她挨一顿,岂不是白白浪费她的感情,让她白白准备了一天!

  张手艺摇了摇头,解开裤带,脱下裤子。

  张霞瞅了一眼,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怪异的表情。

  她问道:

  你啥时候硬?硬到底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好让我有个思想上的准备,别偷偷地把人弄死就好。

  张手艺被张霞弄的啼笑皆非。

  张手艺的物件,其实已经硬到底了。

  张手艺咳嗽了几声,说道:

  张霞,已经硬了!

  啥?你说啥?

  张霞又瞅了一眼张手艺的胯部,抬起头来,一脸的不解。

  硬了!你看不出来?你看这角度,朝天挺着,像机关枪一样。你再看这上面的血管!像蚯蚓一样!你过来,过来捏两把,看有多硬!

  张霞听说已经硬到底了,难以置信地看看张手艺的脸,再看看张手艺的根,最后她挪动硕大的屁股,坐在张手艺的对面,伸手捋了一把。

  呀!真个价硬!

  难不成我还骗你?

  就这么粗了,不会再变了吗?

  这已经够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