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棒子不忍地看了一眼,只好安慰她道:

  是我的错行不?不管咋说,先把你背回去再说吧……对了,你多少斤?

  棒子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

  我要背你,得先弄明白能不能背的起!

  那你能背起多少斤?张娟问。

  100斤以内。

  好啦,我在你的承重范围之内,你大可放心了吧。

  棒子从头到尾都觉得有种压迫感。可能每个男人在面对女神时都会有这种感觉吧?棒子放不开手脚,总觉得害羞,而且时不时地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和女神在一起,压力实在太大!

  棒子想。

  然而棒子并不清楚,女神也有自己的苦恼,只是外人不能体谅而已。就比如说张娟。她出落的一副好身骨,年纪轻轻的,就韵味十足,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该宽的地方宽,该窄的地方窄。精巧的五官恰如其分地嵌在那张明月般的瓜子脸上,根根头发油光锃亮,几乎能反射太阳的光芒,尤其是她那饱满的胸脯和迷人的翘臀,再加上随风就能轻轻摆动的小蛮腰,谁不夸她是美女、谁不赞她是校花啊!

  可能学校里面唯一对张娟不感冒的人就是王大傻了。王大傻本来叫王学平,但就是由于狗眼不识泰山,对女神张娟的评价不好,就被同宿舍的哥们儿戴上了一顶大逆不道的帽子,并且还强行给他改了名字:王大傻。连张娟都不感冒,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没有叫他王大疯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话虽这么说,而实际的情况是大家冤枉了王大傻,他是个先天性近视,大概有一千多度,看什么都是一片模糊,一米之外站个人,他看谁都是一个模样,也就是黑乎乎的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