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她揪了揪张军辉的头发,问道:军辉,你原先日过女人没?

  军辉颤抖着摇头。

  她被军辉的那副样子逗乐了。

  没关系,我也没被人日过。

  瘪三也没有吗?张军辉忍不住问。

  想日没日上,上了我的当,被我给煽了!就他那货色,还想日我!张翠花说道,我又不是母老虎,你就这么怕?

  怕。大家都叫你花木兰。

  花木兰咋了,花木兰还不照样要找男人,要被男人日。

  她说着就顺手瓣住一根苹果树枝,把自己庞大的滚圆屁股朝张军辉了撅了过去,

  大屁股在黑暗中泛着隐隐的白色,几乎要挨到军辉的脸上。

  一股强烈的异味扑鼻而来,让张军辉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张军辉差点晕了过去。

  他憋了一会儿气,然后又大口大口的喘着,尽量避免自己使用鼻孔。

  因为他发现,只要用口呼吸,他就勉强能够忍受。

  好久,他才慢慢的适应了这种又酸又骚又臭的味道。

  翠兰。张军辉把脸侧向一边,喊了一声。

  咋了?努力爬着的张翠兰使劲转过头来。

  你的屁股!味道真个价大!

  啥味道?

  说不清楚!

  香不?

  不香。

  好闻不?

  不好闻。

  日你妈。张翠兰骂了一句,脑袋转了过去。

  啥味道都说不清楚!

  酸味。

  哦知道了!不是酸味,那是逼味。不信你闻其他女人去,都这种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