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小贱货,果然穿着我送给你的内ku 。村长一把tuo *下自己的ku 子,* na *gen又black(hei )又(米且) cu 、让寡妇爱的死去活*| lai |*的物事唐突di chong *了chu **| lai |*。

  寡妇的脸泛着桃flower (hua )晕,她一声不吭的坐了起*| lai |*,然后双膝跪在chuang shang 。

  村长,以前都是你服侍我,今晚就让我服侍你,好不好村长,好不好……

  村长笑眯眯的看着急不可耐的寡妇。

  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捧起了村长的***。

  她亲吻了它。

  然后,寡妇一口今口 han jin *了black(hei )的发紫的光头。

  寡妇的双唇jin jin 的环绕着村长的**。村长两手揪住寡妇的头发,开始有节奏di 拉动起*| lai |*。

  村长微微仰着头,索* xing *闭起双眼,集中所有的精力体验着寡妇带给自己的**。

  今晚寡妇很主动,以往可不是这个样子。

  以往是什么样子呢?

  还不是村长跪在寡妇光洁滑腻的body(* shen | ti *)面前,一边* tian * 舌忝 *着寡妇* na *双玲珑的脚丫,一边用hands(* shuang * shou *)cuorou着寡妇* na *富有弹* xing *的***。

  寡妇十分喜欢村长一边** fu ***自己的body(* shen | ti *),一边对她说些甜腻腻的话。寡妇也一点都不害羞,即使自己大* tui *gen部的芳草di 正对着村长稀松的华发。寡妇每当看到村长眼睛里燃烧着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光芒,呼xi 口及(米且) cu 重di 叫着小贱货,然后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把嘴巴凑近自己underbelly(* xiao fu *)**** na *道粉Red(* hong *)色的缝隙,寡妇的***就忍不住流chu *鸡蛋清一样的透明液体。而村长总是shen chu ** na *条snake(she 虫它)一般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游走在自己的大* tui *内侧,无论她***流下多少,村长总会帮她* tian * 舌忝 *的gan gan 净净。

  对寡妇*| lai |*说,村长的嘴巴真甜!这和农村其他(米且) cu 鲁的汉子比起*| lai |*,实在差距太大。寡妇不喜欢* na *些mao *mao *躁躁的小伙子,虽然相比之下,小伙子更容易被她所迷惑。寡妇十分清楚,只要她穿一件无袖的薄棉汗衫,少系一粒xiong 口的扣子,然后故意在小伙子的面前弯腰系个鞋带,* na *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准会鼓起小帐peng,准会开始咽唾沫。当然了,更多的时候,寡妇只是喜欢挑拨一下,并没有和他们真正发生过关系,毕竟对于寡妇*| lai |*说,村里的流言流语还是防着点好。唯一的一次是和邻居家上* gao *中的* na *个小子发生的。* na *天中午,寡妇躺在chuang shang 午休,因为天气炎hot(英文:hot,中文:re ),寡妇索* xing *只穿着一条Red(* hong *)色的**内ku ,然后随意di 躺在chuang shang 。* na *个小子*| lai |*借煤油,唐突di 闯了jin **| lai |*。当他看到寡妇的侧身躺在凉席上,* na *滑腻如脂的肌肤和ting *拔饱满的**让他像个雕塑一样呆立在原di 。要不是寡妇羞答答di 骂了他一句,* na *个小子不知要站到什么时候呢!寡妇正准备穿衣服,* na *个小子就像一头野兽,猛di 把她扑在chuang shang 。寡妇依旧记得* na *个小子说的第一句话:阿姨,我想**。这句话让寡妇感到了一丝不快,事后想*| lai |*,她甚至觉得有些屈辱。寡妇默默di 让* na *个小子jin *入了自己的body(* shen | ti *),默默di 让* na *个小子胡乱的cuorou着自己的两只White(颜色bai )Rabbit(tu zi)。她没有fan kang ,也没有迎合,就是因为* na *句(米且) cu 鲁的话,让她失去了兴致。

上一篇:3、丛林蜜泉 下一篇:5、那片多情的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