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棒子就有些不正常了。

  棒子清楚地记得是什么事让我开始不正常的。

  那是一个盛夏的黄昏,忙碌了整整一天的乡亲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聊天下棋,女人们则在厨房里升起了炊烟。放学归来的棒子把书包随手一扔,就急着去邻居家看电视了。

  当时有一个叫做《恐龙特级克塞号》的日本动画片。

  当一身制服的主人公钻进发射装置,电视里传来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人间大炮,二级准备!!人间大炮,三级准备!!!的时候,棒子整个人简直都激动得要疯了,似乎射出的不是一个帅哥,而是一团精液。

  棒子和往常一样跑进邻居张胜利家里,可奇怪的是屋里没人。

  不要让棒子吃饭,可以,不要让棒子睡觉,也行;但是不看《恐龙特级克塞号》,绝对不行!

  棒子急的蛋疼,抱着电视摸了半天,也没把电视咋地。

  电视一点反应都没有。

  其实是棒子不知道,看电视是要把电源插头深深地插进插座里。

  心急如焚的他走出屋子,刚准备大喊一声:救命啊!着火了!

  恰在此时,西屋里传来了呻吟声。

  这不是张解放老婆小娥的声音吗?

  棒子想:不对呀!今天早上我上学的时候,还看到她一脸红光地给小鸡喂食呢,怎么突然就生病了呢?

  说起这个小娥,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骚婆姨。所谓骚婆姨,其实就是具有城里人的习气。

  也就是说,小娥是村里唯一一个抹口红、刷牙齿的女人,也是村里唯一一个穿旗袍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