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浓烈的腥臭味夹杂着满嘴的甜蜜蜜,张熊被张霞给彻底的俘获了。

  粗壮的胳膊上肌肉条条隆起,张霞双臂绕颈,双腿搭在张熊的肩膀上,端坐在张熊的怀抱中。

  力气大,有好处。换做棒子,可能他没有办法像张熊一样举那么久,舔那么长。

  醋溜醋溜的唆吸声,尽力伸出的游舌,看起来就像一条饥饿的狗狗得到了一根粗大的肉骨头。

  也不知道是张熊的口水,还是张霞甜蜜蜜的沼泽之液,反正是片刻之间就泛滥成灾了。

  到底是个啥样呢?

  张霞大腿内侧油光一片;

  黑草上露珠闪烁;

  张熊的整张脸基本上被涂抹到了,尤其是嘴唇四周和两颊再加下巴。

  享受的过程,是**的煎熬。一个是初尝禁果不久的粗鲁少年;一个是蜜桃成熟的少妇。

  一个如狼似虎,一个如醉如痴。

  一个力大如牛,一个浑身滑肌。

  战斗如此酣畅,呼吸如此频仍。娇声呼唤着彼此,用呻吟来诉说内心的满足。

  哇霞姐,甜的不得了!

  经过一番无微不至的舌头顶、刮、擦、滑,张熊终于大汗淋漓,有些支撑不住了。

  张霞近一百斤的体重,虽然对张熊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时间久了也不是个事。

  躺下来弄,咋样?张熊大声喘着。

  行!别把你累坏了,过一会儿还要日呢!张霞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绕在张熊脖颈处的手臂腾了出来,双手抓着张熊的肩膀,脚趾轻轻点地,妖娇无比的从张熊的怀里挣了出来。

  你看看你!把我的沟子给弄的!张霞吃吃的笑着说道,指着自己的大腿内侧,故意叉开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