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可是啥?有啥可是的?你不就是腻了老娘,爱搭理不搭理了吗?还可是可是的,找啥理由啊!五大三粗的一副好身骨,居然也狡猾狡猾的!

  张霞一脸怒容,没好气的看着棒子说道。

  棒子实在是百口莫辩。他并不是不愿意伺候彪悍泼辣放荡的张霞,因为张霞毕竟是自己真正的启蒙老师,一上来就是大度张开,让张熊一览无余,无论是丛林密布还是沼泽潮湿,也无论是软山雪白还是曲线妙曼,张霞给张熊展示的时候都是一腔热血,高风亮节,毫不遮遮掩掩,只有坦荡如初。

  可是今晚上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虽然说张熊内心充满了感激和羞涩,但他也还算个男人,在和张霞的粘合过程中,总得图个舒服刺激才是啊。但若真正答应了张霞的要求,这不就是拿自己太不当回事、太委屈自己吗?

  不行!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

  张熊犹豫良久,只得鼓足勇气,对张霞说道:霞姐,从内心来讲,我很愿意给你舔,但是我的本能又不让我舔。

  为啥!张霞吼道。

  你的下面实在是太难闻了!

  张熊说完,张霞目瞪口呆地愣住了。

  张霞飞快的想着自己上一次洗澡是啥时候,可是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硬是啥都想不出来。

  张霞记得嫁给张手艺的那天早上被她老妈给逼着钻进洗脸盆里,半蹲着洗了自己的屁股蛋蛋,还洗了自己的那道沟沟,顺便也拿湿毛巾擦了擦那丛乌黑凌乱的黑草堆,刚准备起身穿裤子,她老妈拿着鸡毛掸子就照着她的后背挄了一掸子。

  哎呦妈!打我干球呢?张霞皱眉抱怨道。

  日你先人板板的,洗了沟子,不洗**?我实话告诉你!今儿个晚上你不光要挨球,你的**还要当气球捏!你不洗干净了,能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