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真的假的?考大学就考大学,查人家祖宗干嘛?”

  “查成分,这你知道的。虽然我上学的时候没有机会考大学,但我很清楚同班的一个尖子生是怎么死的。那个学生当时考了个全县第一名,眼看着就要上北大清华了,家里人连他路上坐火车时的家当都准备好了,什么煮鸡蛋啊、被褥啊、脸盘啊、饭碗啊,整整就包了一大疙瘩。可就是在他爸爸出去卖鞭炮的当儿,上面来说人他家的成分是富农,大学是上不了的。这个尖子生一听,啥都没说就出门去了。一家人哭哭啼啼的等到天黑也没有见他回来,于是全村的人开始到处找他的下落。最后,一个放羊的老汉找到了他。可惜,人已经死了多时。”

  “就算老子是畜生,儿子也不可能接着是畜生啊!就像村长是畜生,但村长他爸还是个老实人啊!这都造的是什么孽!”

  “道理是道理,规定是规定。”小娥无力的说道。

  “那怎么办?就因为这个,你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畜生草你?”寡妇恶狠狠的问。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规定都是人定出来的,又不是老天爷定的!”寡妇嚷道。

  “嫂子,你帮帮我。他要是来找我,你把他给打发掉。行不?”小娥一脸诚恳的哀求道。

  “哼!他要是真敢找上你家的门,我就和这个畜生同归于尽!”寡妇激动的说道。

  “可千万别!”小娥连忙摆手道,“万一你们两个真的在我家同归于尽了,我小娥就算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你前怕狼,后怕虎,你说你还能干成个啥?怪不得你成了村长发泄的玩物!你要能够坚定一点点,决绝一点点,他就算有ri天的本事,也奈何你小娥不得!我就不信了,一个女人不想让他草,他还能硬草?他到底是个啥球本事!”寡妇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