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是这么回事,”三伢子贼眉鼠眼里面冒出一股绿光,口水和血水沿着嘴角流淌,“那个小娥嘿嘿村长您是知道的,当然小娥这么心疼的妞蛋蛋,肯定没我三伢子什么福分的,每天晚上睡梦里能摸上一把小娥的**,我满足的定定的,问题是你越想摸,睡梦里就越是摸不着,您不知道啊村长!有时候把我给记得呀!眼看着就要摸到小娥的**了,可是总差那么一点儿!”

  三伢子吸了吸鼻涕,又吸了吸口水,把手伸到村长眼前,用食指和大拇指比划着他睡梦里和小娥的具体距离:“就这么一点点,就差这么一点点,我ri他妈的个逼的”

  村长总归是不想看到这么恶心的老光棍在自己面前大谈特谈他在睡梦里摸村里最漂亮的女人的胸脯,于是他极其不耐烦的打断了三伢子的话:“我ri你老娘的,让你说正事,你倒给我说起你的yin梦了!”

  “不说不行啊村长!”三伢子谄媚的笑着说道,“憋的我难受的很!每天半夜里惊醒来,我就发现自己的球朝天挺着跟个电线杆一样!我就狠命的捏着,死命捏上几把,感觉就能好受一些”

  “闭上你的鸟嘴,赶紧给我说寡妇的事。”

  “哦哦哦!对对对!你看看我,总是说着说着就跑偏!”三伢子sāo着乱草一样的头发说道,“关于着个寡妇嘛,虽然我肯定不了人一定就在小娥家,但根据我发现的线索,这个大屁股大**漂亮脸蛋的寡妇十有**在小娥家。”

  “哦你三伢子难道还有证据吗”

  “证据谈不上,不过基本上也算是证据,嘿嘿。”伴随着三伢子的一声yin笑,他伸手从自己那条千补万缝的破裤子的兜兜里掏出了一卷卫生纸。

  卫生纸早已不是它原来的本sè,卫生纸僵在一起,上面早已干了的血迹呈现出一片乌黑的颜sè。三伢子贼溜溜的看了看周围,然后将这卷卫生纸放在自己的鼻子跟前,无比享受的大力嗅了几口,然后像是吐出香烟那样踌的吐出一口长气,这才神往不已的说道:“看到没有村长!这是我从小娥家的厕所里捡到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