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不透风的墙。

  按理说这个被王晓雅撕烂下身的寡妇躺在小娥家的屋子里没有走出过半步,但她的行踪照样被村长给准确的掌握了。

  当然,这一切的功劳,都是三伢子的。

  当三伢子一脸兴奋的钻进村长家的时候,王晓雅坐在上房屋檐下的一个太师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

  下午的阳光分外明媚,村长老婆王晓雅几乎是袒胸露乳的给自己上点儿色。谁也不曾料到,这个当儿居然会有人找上门来,而且还是村里大名鼎鼎的三伢子!

  王晓雅听到“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从院门口延伸到院子中央,她以为是自家的男人风风光光的视察归来了,所以她半是抱怨半是吃醋的闭着眼睛哼哼道:“和以前一样,自己做饭,自己睡觉。”

  说完,她照例等待村长巴结她的笑声和软不拉几的话声,可是她挺着个**等了半天,却听到“村长”咽口水的咕咚咕咚声。

  王晓雅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哎呀我草!”

  这是王晓雅说出的第一句话。

  所以说人在受惊的时候,是没有办法隐藏自己的。本性比较粗狂的王晓雅在村长面前一直比较低调,比较妖娇,当然也比较风骚,可是当她看到三伢子睁着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胸脯,口水耷拉到胸口的样子时,又是惊吓,又是愤怒,终于冒出了这么一句完全可以表达她心声的话语。

  “你咋进来的?你日你妈的不知道敲门?你妈生养你的时候是不是头里面进水了?你妈和你爸是不是吃屎了?嗯?你个母猪都不给你日的畜生!”

  王晓雅一把扯过搭在扶手上的白衬衣,连忙遮住自己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