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棒子和小娥卿卿我我地说完悄悄话,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钻进院子,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松开了拉在一起的手,刻意地拉开一段距离,小娥在前,棒子在后,双双走进厨房,一个给寡妇倒水,一个给寡妇做吃的。

  棒子故作轻松的将装在搪瓷缸子里的开水端了进去,然后送到寡妇嘴边。

  还不知道咋称呼你呢棒子犹豫了一下,对着半闭眼睛的寡妇说道。

  别人都叫我寡妇。

  哦,寡妇棒子心里觉得这样叫有些怪怪的。

  可是,寡妇偏过脑袋,眼睛带泪的说道,你也可以换一种叫法。别人这样叫,我没意见。可你这么叫,说不定我会介意的。

  为什么?棒子开始惶恐起来。

  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寡妇似笑非笑的看着棒子说道。

  棒子紧皱双眉,想了想才说道:那么我就叫你嫂子?

  嫂子嫂子倒是挺好听的,也挺亲近的,寡妇微微点了点头,可是你好像已经有了嫂子了。

  棒子心里一惊。

  这寡妇!肯定是话里有话!说不定值得就是刚才在屋外麦秸里和小娥的那事!

  比我年龄大的,棒子红着脸解释道,我一般都叫嫂子,比如邻居七八户人家,我有七八个嫂子。

  七八个嫂子寡妇又似笑非笑、用意深刻的看着棒子说道。

  这种半是探究、半是嘲笑的眼神让棒子不觉间方寸大乱。他为了躲避寡妇的眼神,故意装作衣服头疼脑涨的模样,抓耳捞腮、左顾右盼,恨不得骂一句操他妈,然后摔门出去。

  没错没错,七八个嫂子。比我大的都叫嫂子。

  都是和小娥一样的嫂子吗?你好幸福啊。寡妇吃力的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