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棒子不解的问:人家说陈世美是个美男子,长的跟西施的老公一样,怎么就是骂我了?

  棒子的母亲当然不知道西施又是那个村的,她怔了片刻,然后气势汹汹的吼道:你个猪脑子!从小带你看秦腔,你就没印象?

  棒子木然摇头。

  棒子的母亲气的直跺脚:我的个天啦!我们村的秦腔每年都唱,年年的内容都一样,每次都是《铡美案》啊!你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我就想不明白了:老师凭啥说你聪明上进学习好?老师是不是看我人老实,故意欺辱我呢?

  棒子苦笑着说道:铡美案不就是包青天吗?唱戏的拿墨汁把脸涂成了一团屎,看着既害怕又恶心,我哪有看他!我是看那个女的,倒还不错,花枝招展的......

  棒子母亲实在是无法忍受自己这个奇葩儿子了,她顺手抄起一截木棍,像孙二娘一样腾空跃起,然后双手狠狠的劈下。

  棒子在母亲长久的鞭打中练就了一副灵魂的身骨,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他轻挪脚步,肩膀一斜,棒子就啪的一声砸落地下,断成两截。

  包青天铡的就是陈世美啊你这个狗娃子!人家骂你是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的**啊!

  -------------

  想到此,棒子终于心平气和的接受了小坏蛋的叫法。他捋了一把小娥那光滑娇嫩的小下巴,语重心长的说道:既然你觉得我可爱,那我就可爱。虽然咱们村的男男女女可能都不会同意你的这个判断,但我不在乎。爱咋咋地,妈妈的。

  小娥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说道:反正我是真心觉得你可爱,不像有些男人,我觉得可恶。

  棒子点了点头:没错,可爱的反义词是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