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起初棒子并没有注意到路上的黑点竟然是血迹。然而当长在路边、带着清晨露水的小草扫过棒子的裤管、并且将暗红色的颜色斑斑点点的辍在棒子的裤子上时,棒子这才好奇地坐在路旁,一边休息,一边将眼睛凑近脚腕,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奇怪!到底是哪里来的血迹?

  棒子预感到有人出了事。

  按照常理来讲,如果是受了伤的动物,除了家犬会沿着山路奔跑,其余的野兽飞禽则必定会躲得远远的,尤其是当它们受伤的时候。

  弄得不好,昨晚肯定有人受伤了。

  棒子突然感到一阵没有来由的心慌。

  当棒子很小的时候,爷爷有一次拎着马刀上了山。出门的时候,爷爷笑眯眯的摸着棒子乌黑的小脑袋说:你个棒子!乖乖的在家等我,我给你找个野蜂窝,晚上你就有蜂蜜吃!

  棒子甜蜜又焦急的等到天黑,依旧没有看到爷爷的踪影。棒子母亲做熟了晚饭,可是一家人谁也没有动筷子。棒子的父亲一遍又一遍的出门进门,神色异常凝重。

  爸爸,爷爷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棒子问。

  不要问。去睡觉。棒子的父亲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

  年幼的棒子躺在被窝里怎么都睡不着。爷爷走的时候说过,要带野蜂窝回来给他的。棒子就这样闭着眼睛装睡,耐心的等待着爷爷的归来。

  午夜,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当棒子的父母打开院门的时候,爷爷斜着身体,右手拄着马刀,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碰到狼群了。

  棒子本来想翻身起来,像往常一样冲过去抱住爷爷,可是当棒子看到自己的父母吃力的扶着爷爷的两条胳膊、将爷爷朝屋里拖进来的时候,棒子一下子僵在了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