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老婆——

  村长讪讪的朝王晓雅靠了过去,伸出左手,犹豫片刻后就轻轻地搭在了王晓雅的肩上!

  把你的爪子给老娘拿开!王晓雅凌厉的呵斥了一声,然后霍的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奔进院子,砰的一声将门摔上。

  无计可施的村长贼眉鼠眼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好在除了已经走远的摇摇晃晃的棒子和张熊外,就只有几只受惊的麻雀停止了欢快的鸣叫,一头钻进了茂密的叶子,再也看不到它们的踪迹。

  村长扭头跟了进去,当他看到王晓雅背身躺在上房炕上、闭着眼睛喘气时,他突然灵机一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扶在炕沿边上,开始悲痛欲绝的干嚎了起来。

  他妈的......我咋这么傻......自作孽,不可活啊我!......都是我的错......

  王晓雅依旧一动不动的躺着,似乎压根儿就没有听见村长的深情忏悔。

  村长是个有耐心的人,也是个有丰富经验的舞台演员。

  无数次的会议、无数次的喊话,让他练就了一副千变万化的脸。

  当村长悲伤的时候,连几个月大的孩子瞅上一眼,都要撇着个小嘴流眼泪;

  当村长幸福的时候,连沿村乞讨的乞丐都忘记了生活的忧愁,倍觉世界的辉煌与壮丽,人性的纯洁和美丽。

  当村长愤怒的时候,连正在狂叫的大狼狗都会立马夹紧自己的嘴,畏畏缩缩的躲进柴草中。

  尽管王晓雅故作矜持,躺着装死,但村长那催人泪下的哭泣犹如一首百年不遇的忧伤情歌,让心如死灰的王晓雅感到了一丝惆怅,也让她看到了一点希望。她突然有种无法抑制的冲动,她想翻起来把自己男人抽打一顿,然后大哭一场,哭完后抓紧时间温存温存,庶几可以化解这集聚成山的爱恨情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