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这都不是你的主意吗?村长怯生生的辩解道,一旁的寡妇捂着脸躲在村长的身后。

  天啊!你睁睁眼啊!可怜可怜我这个苦命人啊!王晓雅先是撕心裂肺的仰面问天,然后绝望地指着村长叫道:我下贱啊!我自找的啊!我一片好心,到头来被你这个杂碎当成了驴肝肺了哇!你到现在还不知羞耻的给我装啊!你到底是啥球ri下的货啊!

  王晓雅说完这番话后,突然光着身体就朝寡妇扑了过去。

  村长还没有来得及拦挡,寡妇的一头乌发就被王晓雅一把扯在手中。

  我今儿个弄不死你个so逼,我就把王字倒着写!我给你钱,给你好脸,给你机会,能给的全都给了你这个臭不要脸的so逼,结果你还猪八戒倒打一耙,恩将仇报,你这个狗ri的不配活着!今儿个我就给你一个了解!

  王晓雅呲着牙齿狠命的扯着寡妇的头发,寡妇惨叫着求饶,而村长抱着王晓雅的腰,却怎么都弄不开。

  误会啊老婆,误会!纯粹是一场误会啊!你先放开行不?听我说两句!村长有些绝望的劝说着王晓雅,而发了疯的王晓雅哪能顾得上听!不一会儿,寡妇的一缕黑发就被王晓雅给扯在了自己的手里。

  一脸凶狠的王晓雅还不解气,伸着两只干枯的手,在寡妇的脸上乱抓一气,寡妇被王晓雅给逼急了,只得躺在炕上不停的打滚,不停的躲避,却不料王晓雅突然间改变了注意,猛的一下朝王晓雅的裆部掏了一把。

  啊呀妈妈呀!

  寡妇惨叫一声,两只眼睛瞪的滚圆,面se惨白的躺在炕上,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浑身不停的打颤。

  王晓雅终于停了下来,她朝寡妇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这才解气的说道:我让你再so!我让你再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