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怪不得啥了?

  怪不得我老婆来月经的那几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人好像烦躁的很,动不动就生闷气。我也没招她没惹她!动不动就像个十几岁的姑娘一样,给我撅个冷屁股!

  你晚上给她罐上一罐罐,她就不生闷气了!寡妇笑着说道。

  嘿嘿,我的so女子,我曾经想在她来的时候干干,可是她不干!气死我了,说什么不卫生!一个农村老婆子,也知道卫生!马勒戈壁。

  寡妇拿脑袋蹭着村长的胸膛说道:你家女人娇气,哪像我对你好,你想要啥我就给你啥,我想咋弄我就让你咋弄!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从始至终都是我给你打扫卫生。我舔你十次,你让我才蘸一次。

  寡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个老怂,还跟我计较这个呀?羞不羞?你舔,也是你心甘情愿,每次‘醋溜醋溜’的,我咋听着比喝蜜都甜呢?

  村长认同的说道:这倒是实话,你的下面还真的有股香味。

  寡妇羞答答的说道:而且你每次把我给舔的受不了了,到最后就没力气让你......哦对了,我问你,那你老婆的下面香不?

  村长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说道:香你娘的蛋啊,so哄哄的,一般都是直接按倒了上。

  你个死鬼!在你老婆身上发泄呢?

  不行吗?在你身上找蜜,在她身上出毒。

  寡妇甜甜的笑了。

  和原先相比,村长看似兴致不高。看他哈欠不断的样子,寡妇就十分主动的将村长的手捉过来盖在了自己依旧饱满鼓胀的胸脯之上。

  你的。寡妇睁着一双迷离媚眼,嗲嗲的说道。

  村长先是捏了几把,然后用食指拨弄着硬硬的头头,笑着说道:现在是我的,可是你一走,保不准是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