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尽管如此,在领导的宣传下,在干部的监督下,云村和雾村的男女老少就开始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山腰的那片翠绿就像大姑娘的围裙,最终被大家给剥了个精光。

  村长成天跟在乡长的屁股后面,满面春风,笑容很甜,点头哈腰,端茶送水——其实这样的情况大家都见过,这样的人大家也熟悉,没必要多费笔墨。总之当乡长在的时候,村长就像一个听话的小学生;好在乡长只是偶尔来转一圈,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又村长监督。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乡长不在的时候,最大的领导自然是村长了。他最喜欢的就是双手叉腰,像主席一样昂首挺胸的站着,如果发现有人偷懒,他就会皱起眉头,指着大喊:我说那个谁!那个谁!看啥看?说的就是你!他娘的你坐了多久了?你再坐着不干活,你老婆的娃都生下了!

  如果是有女的偷懒,他就会换一种方式。

  村长其实是很讲究工作方式的。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对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是作为好领导的必备素质。

  我说小张啊,休息好了没有哇?......哈哈,是不是腰疼?还是肚子疼?不行我给你看看?......害啥羞呀你,我又不会吃了你!......

  有些刁钻的孩子对村长的一言一行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晚上回去跟家长一说,家长就会编出顺口溜教给孩子们:

  他是一条哈巴狗,又是一只大狼狗;

  哈巴狗,舔舌头,一舔舔到了领导的球;

  大狼狗,吃肉肉,看见姑娘就揩油。

  揩油完了唆奶头,唆着奶头吃肉肉。

  要问这个人是谁?他的名字叫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