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行。这个女人嘛,姓名王晓雅,今年38,年轻的时候听说是村里的一枝花,喜欢吃猪肠子,还喜欢说他人坏话。

  还有呢?棒子问道。

  还有就是势利加浮夸,喜欢赶时髦,看不起农民家的娃,总说你们这帮人没文化,穿的像堆乱麻,走出去像个王八。但是呢,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男人却是唯唯诺诺,唯命是从,无比忠诚,见人就夸,所以大家给她起了个外号……

  这个我知道,棒子说道,大家叫她小花。

  哈哈,没错没错,就是小花。唉,好久没有见到它,真的有些想念它。张熊叹了口气。

  恐怕早就死了。它其实是条好狗……棒子感念不已。

  的确是条好狗啊!上学的路上,我总是见到小花甘愿让全村的公狗干,被黄狗干,被黑狗干,被浑身没毛的光狗干,毫无下限,有求必应,我独自艳羡,真想上帝把它变成一朵真正的花。可惜啊可惜,你说它到底是上哪里去了?

  哈哈,有点意思......不过我至今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大家叫她小花。君不见这条野狗浑身黑不溜秋的......棒子说道。

  这有啥。不就是无比忠于主人的原因嘛。

  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完全如此,棒子说道,我猜可能是因为有人和它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然后情非得已,顾名思义叫它小花。

  张熊皱着眉头骂:真他娘的恶心!人狗都能想象的出来!你还数落我吃大便,我看你是心怀不轨,见到活物就想插。

  棒子挥手言道:无他无他!不过是想让村长他老人家见识见识,我棒子不是省油的灯,不是说想拿捏就能拿捏的。既然他胆子那么大,那我就上了他的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