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灌注着愤怒,发泄着情绪,体验着刺激——张熊在女校长的臀后摇身一变,原形毕露。

  体内潜伏着兽性,女人的气息总能成功地诱发它的破壳而出。

  理性尽管能够扫平一切,但情感如同洪水猛兽,势如破竹,更具杀伤力。

  女校长尽管紧咬牙关,但下体犹如沉睡多年的冻土,在暖人的春风抚扬下,开始慢慢的苏醒,渐渐的溶解。

  麻木变为酥软,酥软转为电击。每一次的深入,似乎都能给她的全身带来非同一般的爱抚。

  没错。

  的确是爱抚。

  一发不可牵,牵之动全身。

  一洞不可进,进之爽遍体。

  张熊噼里啪啦的声音让女校长多多少少体验到了合二为一的甜蜜,尽管这次猛烈的撞击并非真正恰到好处地点到了真穴。

  不是真穴又何妨呢?只要女校长倍觉舒坦,只要张熊感到刺激。

  后庭花,后庭花;

  人们又叫你菊花;

  尽管常常拉巴巴,

  时机一到顶呱呱。

  快了快了!亲爱的我不行了!张熊哼哼唧唧的叫完,女校长就背剪双手,连忙按在了张熊的两个屁股蛋蛋上。

  you_dre!

  哎呀校长,您能不能不用洋文跟我说?张熊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喘着。

  你敢!女校长改口叫道。

  敢啥?

  你胆敢这么快就结束!

  女校长是认真的。

  既然无力反抗,于是闭眼享受。

  那么就要享受到满足为止,而此刻的张熊,其言下之意是要提携投降,射完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