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有些时候,突然的袭击能让人坠入云雾,然后身轻如燕,飘如柳絮,晕晕乎乎,不知将要花落何处。

  当张熊的嘴唇紧紧的盖在女校长那肥嘟嘟、厚敦敦、硬邦邦的嘴唇上的时候,女校长居然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短促。来不及弄清原因的她几乎呆立原地,无法动弹,眼睁睁地让张熊从自己手里夺走了那根给自己带来无比快意和激情的橡胶棒子。

  橡胶棒子一脱手,她就如梦方醒般的伸手推开了张熊。

  你胆敢......女校长本来打算给张熊一个下马威,让他明白欺辱自己的后果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可是她话到嘴边,却没有底气说下去。

  冥冥之中,她觉得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亲上一嘴不算什么大事,起码不能算是人身攻击或者侮辱人格。

  她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长年当校长所养成的习惯让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又做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模样,瞪了一眼张熊,将那让人惊叹不已的大臀朝张熊撅了过去。

  如果你让我感到hurt,我会让你。remember。

  张熊讪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赫特的具体含义,但他能够领悟女校长的威胁,知道弄不好的话可能要面临她的惩罚。

  张熊故伎重演,将橡胶棒子夹于腋下,双手探入两座超级大白篮球的中央,然后朝两边使劲一瓣,趁着门户初开,赶快握紧拳头置于其中,做为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好让另外一只手有空隙腾将出来。

  他偷偷的舔了舔橡胶棒子的顶端,然后在皱巴巴的后庭花上试着戳了几戳。

  显然效果不够明显。

  怎么办呢?

  张熊有些着急,皱眉思索片刻后,将一口唾沫吐在了橡胶棒子的光头之上,他用这口唾沫作为润滑剂,先是让后庭花的周围变成湿漉漉、光油油的样子,然后再吐上几口,开始尝试着朝里探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