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看我闹他个天翻地覆。

  鱼儿入了水,飞鸟归了林。

  种女将簇拥着女校长进行丧心病狂外加爽到天上的打砸抢烧,让学校的老师和各队的队长闻风丧胆。

  看着女儿越来越红,张师幸福地留下了泪水。虽然他错过了飞黄腾达的机会,郁郁寡欢的度过了凄楚孤独的一生,但自己女儿却像是半空中跑来的一匹黑马,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看到没!虎父膝下无犬女!风光!霸气!武则天再世!江奶奶的门下高徒!

  他逢人便说。

  再一次例行的批斗大会上,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戏台下面。

  站在戏台上、双手叉腰,威风凛凛的女校长朝台下扫视一周,于人群中看到了满脸幸福、红光满面的老父亲。

  老父亲的脑袋后面还编着一根筷子粗细的辫子。

  各位乡亲父老!什么是前清遗老?

  突然的吼声让喧哗的人群刹那间变成了一潭死水。人人惊呆的望着女校长,个别的恐惧的猜测着是不是自己要遭殃。

  没人说是吧?我给你们说!所谓前清遗老,就是幻想着开历史的倒车,走封建主义的路子!就是包藏祸心,甘当叛徒,是混进社会主义建设队伍中的老鼠屎!

  女校长见着嗓子,抑扬顿挫的演讲道。

  自古就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认识。现在是新中国,思想经过马克思和红太阳他老人家教导和熏陶,更应该勇敢地和潜藏在身边的人做坚决的斗争!我今儿个给乡亲父老们开个头,我给大家树立一个榜样!

  女校长说完,目光冰冷地转向了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