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最后的那根稻草,让女校长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幻灭。

  那时的女校长已经是个大姑娘。

  腿粗,腰壮,脸大,胸涨。

  假期四十天,她把自己关在家中二十天。她对老牛一般干活的母亲熟视无睹,对天天出去逛大山的父亲冷漠无比。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允许有丝毫的打搅和骚扰。就连她母亲给她送饭过来的时候都得蹑手蹑脚,生怕打搅了这个奇怪的金凤凰。

  夏夜。

  女校长穿着一件酷似军内裤的东西,上身简单的罩了一件无袖汗衫,汗衫是白色。

  她翘起双腿,优哉游哉地在空中轻舞着,尽管小腿肚子像两只皮球一样左右摇摆,但这丝毫不影响一个事实:

  看来女校长心情不错。

  女校长的确心情不错。她刚刚顿悟了微分方程的来龙去脉,惊叹于数理世界的严密无缝和绝对准确。

  兴致勃勃的她痛快的呻吟了几声,然后抱起书本,砸向了桌上的一个相框。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相框摔在地上,碎玻璃顿时散了一地。

  ----------------

  欺师灭祖,以下犯上,目无王法,罪大恶极!张师冲进屋子,弯腰捡起一张梳着辫子的老爷爷照片,双手不停的颤抖着。

  爸!女校长恶狠狠的瞪了父亲一眼。

  谁是你爸!谁是你爸!我没有这样的女儿!肥的像头母猪,你有啥资格叫我爸!张师将照片啪的拍在了桌子上,然后对着女儿大声吼叫了起来。

  女校长不解的看着怒气冲冲的父亲,她有些惶恐的扯了扯胸前的汗衫,然后跪在了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