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尽管张师(女校长的父亲)坚信,所谓女人除了生娃养娃就是伺候男人,深信女子无才便是德,但自从村里兴建了第一所云雾之上小学以来,他发现其余的家长开始先后将自家的孩子三三两两地送到了学校上学。

  张师想不明白:这些村民大字不识一个,成天价在地里下苦,他们这是咋地了,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给夹了,这简直是突如一夜春风来的节奏哇!

  原先的娃娃不是放羊就是跟着父母在天地间晃荡,顺便还能当个小帮手,打打下手,撒撒籽种,现在突然之间就全部跑到学校里去了?

  张师一直没有弄清楚这其中的原委。可是一年过后,他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

  这帮狡猾的村民并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女们学知识长见识,而是让学校的老师替他们照看孩子。

  一般是家里的老大拉着家里的老二,老二又拖着家里的老三,嘻嘻哈哈的朝学校里面走。老大和老二还好点,老三就不行了,连话都说不全,三岁不到的样子。

  事实证明:孩子们去了学校比跟着自己要安全的多,省心的多。而且到了学校后多多少少能认几个字,出门在外,能分清楚男厕所和女厕所。

  张师望了一眼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一脸怨毒的女儿,这才悲凉的发现屁股后面的拖油瓶其实早就应该交给学校的老师看管了。

  -----------

  夜夜失眠的女校长小小年纪就看起来苍凉的不像样。她的肤色发暗,嘴唇发紫,浑浊的眼睛里偶尔会流露出一丝的莫名其妙的诡异。

  没有笑容的孩子是可怕的,有个女人,半夜起来上厕所,于黑暗中看到了一脸惨绿的女校长,结果吓得尿了一裤子,连路都不会走了,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抽搐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