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情感的闸门一旦被打开,强烈的**会让人丧失起码的理智。

  有时候,我们称之为爱情;

  有时候,我们把它叫发骚。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满足自己内心深处被压抑太久的**。

  这种**可以是**,也可以是物欲,甚至是吃欲。

  女校长的童年是阴暗的。父亲生于晚清,长在民国,死于文革。

  这个被儒家文化浸淫的体无完肤的老头子对待女儿就像对待畜生,对待老婆就像对待种猪。他一辈子说的最大的一句话是什么呢?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在这个老古董的意识里,女人这种玩意儿最不值钱,女人的唯一用处是生娃。可能女校长的妈妈是小脚的缘故,农村的大多数粗重活她干不了。

  这也难怪。凡是小脚的女人,很少有下地干活的,毕竟他们连走路的时候都颤颤巍巍的,更不用说挑水放羊耕地打场了。

  很难想象,让她们赶着一批羊出去,夜幕降临的时候到底能赶回来几只?弄不好恐怕不是她们放羊,是羊放她们。

  女校长在这样一个知书达理的家庭里成长生活,根本就没有人权可言。父亲无疑是家里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老大。人家皇上管天下,他管老婆和女儿。他长长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可惜老头子扫了一辈子的屋,把老婆和女儿几乎都扫成神经病了,他最终还是一个走出不雾村的老农民。生不逢时、英雄无用武之地的他认为都是晦气的老婆生了一个不中用的女儿,要是生上一个男娃,就算他本人做不到飞黄腾达衣锦还乡,他也能够凭借自己渊博恢弘牛逼的知识和无比高超的方法让自己的儿子稳当当的考个状元。